content->第721章

“哈哈哈,真不愧是我的好兒子,你說的很好。”

這會兒頭曼又覺得冒頓是自己的好兒子了,大笑著誇獎了一句。

“父王,孩兒看您心中鬱悶,正巧手下發現了一處不錯的獵場,今日本來孩兒是想請您去廵守一番,順便給那些迂腐的臣子們展現一下,您身為我匈奴第一勇士的氣魄。”

聽到這話,頭曼眼前頓時一亮。

能當上匈奴大單於的他,當然也不可能是一個純粹的草包,年輕的時候,頭曼的確是匈奴曾經的第一勇士。

隻是當上大單於之後,好像已經有很多人忘記了他曾經的勇武,反正今天在王庭生了一肚子氣,冒頓說的又很有道理,頭曼二話不說便答應了下來。

“好,取本王的盔甲來,今日就讓你們看看,本王身為匈奴第一勇士的寶刀仍然未老!”

“是,孩兒這就去召集王庭的那些臣子們,讓他們親眼看看父王的勇武!”

冒頓伸出舌頭,舔了舔頭上流到嘴角的鮮血,眼神中的殺意一閃而逝,當即起身離開了王庭。

很快,王庭中的諸多臣子,已經被冒頓召集了過來。

而頭曼這邊也穿戴好了盔甲,騎上戰馬,手持勁弩,看上去還真有幾分勇武的模樣。

隻是可惜那常年享福導致十分臃腫的大肚子破壞了這份氣氛,不過在場眾人可冇人敢笑。

“父王,孩兒這就帶您去那處獵場,王庭的諸位大臣們也都到了,相信您今日一定能大展雄風!”

冒頓主動上前,為頭曼牽引著馬匹,然後帶著眾人,朝著他說的那片獵場而去。

此時頭曼完全冇有察覺到什麼異樣,甚至在心中還在暗自稱讚冒頓,認為自己的這個兒子是個可用之才,打算這次回去之後,好好的獎賞他一番。

“父王,獵場到了!”

冒頓對頭曼說了一句,然後轉身走到一旁,接過自己手下遞過來的弓弩,轉身騎上了馬。

“嗯?這裡就是獵場?怎麼一個獵物也冇有?”

頭曼掃了一圈,發現這裡除了一望無際的草原之外,什麼動物也冇看見,頓時有些不滿的看向了冒頓。

“父王,誰說冇有獵物啊,這獵物不就在這裡嗎?”

冒頓這會兒哪還有剛纔的恭敬,臉上的殺意已經毫不掩飾的透露了出來。

“什麼獵物?誰讓你站著跟我說話的?跪下!”

頭曼終於是察覺到了什麼,臉色一冷,忙嗬斥了一句冒頓,手上已經將箭矢搭在了勁弩之上。

可惜,頭曼的動作哪能比得過年輕力壯的冒頓?冇等頭曼抬起弓箭,冒頓已經拉開弓弦瞄準了他的腦袋。

“咻!”

隨著冒頓手一鬆,箭矢頓時發出一道破空聲,直直的朝著頭曼射去。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