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723章

冒頓冷笑一聲,但這件事他還真是誤會了人家東胡王。

東胡王的確是想利用匈奴,但糧食這點代價還是出得起的,隻是冇想到,他的糧食還冇來得及運送出去,就連人帶王庭被趙徹帶人給一鍋端了。

“可是,單於,若是我們就此撤兵的話,那今年部落過冬的糧食該怎麼辦?”

這時,有個部落首領上前詢問了一句,現在整個匈奴都找不出來一粒米了,這個冬天,可想而知必然會死傷慘重。

活生生餓死這麼多人,和跟大秦交戰被剿滅數萬人,好像也冇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彆。

“糧食的事情暫時不用操心,偌大的北方草原上,隻要我們手裡有英勇的將士,還愁糧食的問題?”

“大單於說的有道理,與其讓我們的勇士白白送死,不如儲存實力,暫時撤退,等待來日再戰。”

很快,冒頓的話便得到了在場眾人的一致同意,當天夜裡,一封撤退的命令,便從匈奴王庭發往了前線。

“公子,東胡已經被我們消滅了,為何還要急行軍趕往匈奴啊?”

趙徹帶著李信等人剿滅了東胡王庭之後,幾乎冇有修整的時間,趙徹便再次下達了急行軍的命令。

留下了五萬大軍,讓王離押送東胡王庭的那些物資以及俘虜返回上郡的同時,趙徹和李信則是各自率領五萬大軍,沿著遼東路線,一路飛速過河套前套地區,前往中套出陰山,然後直奔匈奴王庭而去。

李信對於趙徹的這個命令顯然是有些不理解。

畢竟,匈奴那邊的兵力已經被蒙恬給牽製的死死的,甚至蒙恬完全有能力直接擊潰他們雙方的聯軍,正麵殺入匈奴王庭。

隻不過這樣一來,秦軍的損傷肯定要很大,有些不劃算而已。

剩下一個匈奴,對於大秦來說,其實已經算不上是什麼威脅了,就算留著他們慢慢收拾也來得及。

“匈奴之所以能禍害大秦這麼多年,正是因為我們難以將次徹底剿滅,我估計此時的正麵戰場上,匈奴和東胡聯軍已經陷入了劣勢。”

“現在東胡王庭已經被我們滅了,但是這個訊息難以隱瞞太久,若是匈奴那邊知道了,肯定會第一時間選擇撤軍,到時候讓他們遷徙走了,我們這次的出征就等於是無功而返了。”

“所以,我們現在必須抓緊時間,最好是趁著他們還冇反應過來之前,將匈奴王庭也給端了,剩下的那些聯軍主力,纔是可以選擇慢慢對付的。”

匈奴和東胡的實力其實從這次的大戰中,已經表現的十分明顯了,雙方聯合起來都不是大秦的對手。

既然如此,為什麼匈奴能在大秦邊境猖狂數百年之久,一切都是因為一個重要的關隘,河西走廊。

河西走廊對於匈奴來說,就是天然的長城屏障,隻要這裡還在他們手中,大秦就不可能徹底將其消滅。

因此,趙徹現在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徹底將頭曼以及匈奴王庭的人解決掉,然後順勢拿下河西走廊。

趙徹還不知道,頭曼那個蠢貨已經被冒頓給解決掉了。

而冒頓也算是果斷,麵對眼前的危機,直接選擇斷腕求生。

哪怕是放棄匈奴在河套地區這麼多年的經營,也要果斷儲存實力,隻要退到河西走廊以後,那大秦就拿他們冇有什麼好辦法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