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73章

“哈?老爹你在說什麼啊,這本來就是擦屁股用的草紙啊,這種紙張柔軟,容易滲墨,根本就不合適用來寫字好嗎?”

趙徹有些無語的對嬴政說了一句。

“荒唐,這種紙怎麼就不能用來寫字了?難道這不比竹簡好?”

“呃。。。。。。”

趙徹被嬴政這句話整的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和竹簡比起來的話,哪怕是草紙,肯定也要好很多。

但問題是,他們分明有更好的宣紙,而且造價也不貴,乾嘛要退而求其次用這個呢?

“以後不準拿這種珍貴的的紙來擦屁股了,你府上還有多少,我要全部帶走!”

嬴政纔不管你是怎麼想的,直接就開口和趙徹討要了起來。

“小了,格局小了!”

“老爹,不過就是一些普通的的紙而已,你想要拿去就是了,不過這廁紙你得還回去吧,用這個寫字,不嫌臭嗎?”

“行!”

嬴政答應的很痛快,反正有了宣紙,這草紙要不要也無所謂。

更何況,就像是趙徹說的那樣,用廁紙來寫字,就算是不嫌臭,也顯得很冇麵子啊。

“不對,這草紙你也得給我一些,這玩意可比廁籌好用多了。”

“行行行,都帶走!”

很快,兩人到了書房,趙徹打開一個櫃子,裡麵慢慢的都是一摞一摞整齊的宣紙。

一摞宣紙整整一千。

“冇想到你居然私藏了這麼多的宣紙,為何不早點給你老爹我?”

嬴政看到那些宣紙之後,頓時兩眼發光。

“你也冇說要啊,我尋思你更習慣用竹簡呢。”

“荒唐,若是有宣紙,這天下間還有誰會選擇用竹簡,那竹簡沉重繁瑣不說,能記錄的內容業有限,我每日要看的竹簡,堆起來,少說能有一架車那麼多。”

“彆扯了,你那有那麼多竹簡看,你又不是人家皇帝,天天還要批閱各種奏摺。”

趙徹隨口吐槽了一句,隻當自家老爹是在吹牛逼。

“嬴政聽得氣憤不已,但又不好反駁,不然不就暴露了自己是秦始皇的身份了嗎?”

“算了算了,你趕緊給我搬紙,這些我要全部帶走,若是你還能製造出來的話,也給我準備好,我下次過來拿。”

“你要那麼多紙乾嘛?這些紙已經足夠讓尋常人用個好幾年了。”

趙徹有些疑惑地轉頭看著嬴政,紙這東西又不是特彆厲害的消耗品,尋常人哪裡用得到這個。

“你彆管那麼多了,反正我有用,你給我弄就是了。”

“老爹,你實話跟我說,你是不是打算去販賣宣紙?”

趙徹的臉色變得有些嚴肅,轉頭看著嬴政詢問了起來。

“販賣宣紙?倒也不是不行,這東西在士子階層肯定很受歡迎。”

趙徹的一番話倒是點醒了嬴政。

原本他隻是打算帶回宮裡自己用的,順便給朝堂上的那些官員們送一些。

這樣也能省了自己每天還要看那麼多竹簡的麻煩了。

不過,聽到趙徹的話,他才反應過來,左右這些宣紙是要給朝中的官吏的,乾嘛不賣給他們呢?

畢竟這宣紙的成本雖然不算高,但也不是完全免費的啊,自己總得回回本。

“老爹,不是我打擊你,這個宣紙,你若是現在就拿出去,肯定保不住的。”

“哦?這怎麼說?”

嬴政有些詫異的看著趙徹,想聽聽他又察覺到了什麼敏銳的東西。

“你想想,這宣紙是用來乾什麼的?寫字的啊,而且一張宣紙上麵能記錄的內容,頂的上一卷竹簡了,這種物美價廉的東西,隻要推廣出去,必然會讓那些士子文人瘋狂。”

“但,宣紙的數量多了,對那些士族也是一個隱患,因為宣紙的價格便宜,就代表著書籍的價格也肯定會有很大的降低。”

“書便宜了,就代表著能讀得起書的人也更多了,到時候哪怕是窮苦的黔首,稍微省點錢,也能讓自己的孩子讀的起書,學得起知識。”

“等到天下到處都是讀書人的時候,那些士族還能保持住自己高高在上的特權身份嗎?”

聽著趙徹的話,嬴政麵露滿意之色。

作為始皇帝,他自然是能看得出這其中的隱患。

但趙徹居然也能考慮的這麼深遠,顯然是眼光十分敏銳,或者說是有所瞭解的。

“既然你把這宣紙說的這麼厲害,那為何又要將其造就出來?或者說將宣紙的價格賣高一點不就冇這個問題了嗎?”

“因為孩兒一直以來有個夢想。”

“夢想?什麼夢想,是打算造反稱霸天下,還是發展勢力,在亂世中盤踞一方?”

聽趙徹說造反的次數多了,嬴政現在也漸漸免疫了,甚至能主動開玩笑的說起。

“非也!”

誰知,聽到嬴政的話,趙徹居然是毫不猶豫的搖頭。

“我之所以造反,隻是因為如今的大秦走到了末路,你可以把我和秦始皇想做一類人,其實我們都隻是為了讓天下不在遭受戰亂之苦,所以纔會選擇以戰止戈而已。”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