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760章

戰國時期若是將所有的武將分一個檔次,那麼孫武、吳起、孫臏以及白起這四個人,顯然是排在第一檔次的,因為他們的一生,都是從無敗績的存在。

而兵聖孫武,孫子兵法的創立者,一手將春秋時期硬生生帶到戰國時代的人就不說了,論地位他肯定是第一。

但要說是戰功,吳起所做出的成就卻完全足以碾壓其餘三人。

站在一個客觀的角度上來看,這四人並不好分一個高下,但通過他們各自最巔峰的戰役來比對的話。

吳起率領著五萬大軍,將當時已經經曆了商鞅變法之後,號稱虎狼之師的大秦五十萬大軍打的節節敗退,這個難度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其次,吳起愛兵如子,與自己的士兵同吃同睡,甚至親自為他們吸出傷口裡的流膿。

最後就是吳起在楚國所做的變法改革,極大程度上打擊了那些舊貴族的勢力,真正讓底層的黔首和士兵們得到了好處。

所以,評價吳起並不能站在一個對立者的角度來看,而是要從最底層的的角度來客觀評價。

從這份政治功勞上來看,吳起是完全有資格入選武廟的。

冇等趙徹開口解釋,李斯便再次叉著腰站了出來。

“隴西候此言可就有失偏頗了,吳起縱然有缺點,但他一生成就縱觀整個戰國,又有幾人能比?”

“以儒家信條角度上來看,吳起縱然是有不孝之實,難道就因為這一點,就可以否認吳起所做的一切,他在楚國的變法改革又為多少人帶來了好處?這點你們怎麼不提?”

“吳起被尊位兵家亞聖,所打造出的魏武卒更是名動天下,有過萬不可敵之稱,更是親率五萬大軍,擊退了大秦的五十萬軍隊,莫非這等戰功都被你吃了?”

吳起除了是一個出色的軍事家、政治家以及改革家之外,其實還是法家的先驅人物,李斯作為法家的代表,自然是對吳起十分推崇的,因此為他說話倒也合理。

可是,李斯的話說完之後,上麵的秦始皇的臉色卻是明顯的黑了下來。

冇辦法啊,吳起完全是踩著大秦成名的,大秦自商鞅變法之後,恐怕就是那次輸的最慘了。

李斯還拿這件事出來說,這不是戳了大秦的老底嘛?

不過,嬴政臉黑歸臉黑,去並未因此而發怒,畢竟那會兒的大秦也纔剛剛崛起,而且當時的秦王又不是嬴政,管他屁事。

李信則是更不敢把吳起和大秦之間的仇恨放到明麵上來說了,而且吳起的成就是實打實的。

整個大秦,能和吳起相提並論的也就隻有一個武安君白起了,王翦和蒙恬二人或許也能與之相比,但這其中,絕對不包括他李信。

“巧言詭辯,你就是說再多,也改變不了吳起不孝殺妻之罪,這等人若是能入得武廟,我李信第一個不同意。”

李信嘴皮子上輸了,乾脆耍起了無賴,反正就是不答應。

“你不答應?”

李斯嗤笑一聲。

“弱弱的問一句,您配嗎?吳起一生征戰未嘗敗績,這等功勳不能入武廟,那何人可入得?莫不是伐楚之戰率二十萬大軍被打的狼狽逃竄的你可入?”

“老匹夫,你說誰呢?”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