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788章

在這幅畫中,他們根本找不到任何一點缺點,每一個細節都顯得那麼完美無缺,就好像是畫上的這些人真的就是他們自己一樣,有可能隨時會從畫裡麵走出來。

栩栩如生這個詞,簡直就是為趙徹的這一副畫而發明的。

“真不愧是我大秦文聖,公子的這畫技,天下無人能出其右者!”

“我彷彿看到了畫中的我在與自己對視,甚至我在照鏡子的時候,都不一定有這般真實!”

“何止是真實,在公子的筆下,我等的氣質和風度又何止提升了數個檔次,看到這畫中的自己,我都覺得慚愧不如啊!”

諸多大臣議論紛紛,除了稱讚趙徹之外,還有調侃自己的成分在裡麵。

而嬴政死死的盯著畫中的那個自己,一句話都冇有說,但是又好像說了很多話。

趙徹筆下的自己,真正的將什麼叫做千古一帝的風範,完美的展現了出來。

那挺拔的身軀,充滿了氣吞山河的氣概,那堅定的雙眼,帶著指點江山的意氣。

在趙徹的畫中,嬴政個人所占的比例並不高,身後簇擁著諸多大臣,畫麵最大的背景除了腳下的這艘蒸汽輪船之外,就是遼闊的天空了。

但是任何人看到這幅畫的第一眼,都會將目光定格在嬴政的身上,因為趙徹巧妙的構圖,嬴政正好站在主角的這個位置上。

“徹兒,這就是眼中的老爹嗎?”

嬴政感覺自己的眼眶有些濕潤,不自覺的飆起了內心戲。

畢竟這幅畫是自己的親生兒子畫的,而且還把自己畫的這麼威武不凡,身為一個父親,心中除了驕傲之外還能說什麼?

“徹兒,你是打算將這幅畫印刷在我大秦日報上?”

嬴政自我感動完了之後,出言對趙徹詢問了一句。

“是啊父皇,這艘輪船畢竟對我大秦來說意義非凡,這個時刻當然要記錄下來,若是能印刷在大秦日報上,廣告天下的話,肯定能讓我大秦的民眾十分激動的。”

“可是,那這幅畫應該如何印刷?”

嬴政皺眉,這是他最擔心的一個地方。

趙徹的這種畫法簡直是前所未見,至少在嬴政的認知中,他從來不知道天下除了趙徹之外,還有誰能掌握這種畫法。

還有一件十分關鍵的事情就是,趙徹的畫技實在是太精湛了,其他人哪怕照著他這幅畫來臨摹,恐怕都難以與之相比。

趙徹倒是不知道嬴政心中擔心的事情,在大秦日報中加上插畫,看似是很難的事情,但其實也還是用印刷模板的方式來解決就是了。

因此,趙徹理所當然的回答了嬴政的問題。

“老爹你放心,我會讓人將這幅畫送回鹹陽的,到時候隻需要根據這幅畫的樣子,來做出一個模板,進行統一的印刷就行了。”

“用模板來印刷?這倒是可行,但模板印刷出來的畫,豈不是全無這畫中的意境了?更何況這幅畫如此複雜,單靠大秦的普通匠人們,如何能做得出來模板?”

聽到嬴政的話,趙徹也微微愣了一下。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