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849章

薩爾稍作沉默,麵對趙徹這樣無從下手的人,或許隻能將心裡的盤算擺在明麵上來看了。

薩爾自詡自己是一位智者,但是麵對趙徹的時候,他實在是感覺有些無力,隻希望能在和趙徹見麵之後,運用自己的口才和智慧來解決這個難題吧。

交代完手下,薩爾便早早的休息了,他要養精蓄銳,明日要獨自麵對哪位以一當萬的冠軍侯,心裡說是冇壓力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另一邊,冠軍侯府內,趙徹已經收到了來自薩爾送出來的拜帖。

由於科研院那邊的工作已經走上了正軌,現在暫時不需要進行什麼新的研究,所以趙徹也放緩了腳步,暫時給自己放了一段時間假,就搬回了冠軍侯府居住。

而且這段時間正巧還是番邦使團前來拜訪的時候,嬴政將接待番邦使團的任務丟給了他,趙徹總也得意思意思的招待一下他們。

“主子,送來拜帖的是樓蘭國的使者薩爾,您是否要接見他?”

雨化田的手中按著拜帖和薩爾送過來的一些禮物走了進來對趙徹彙報道。

“見一見吧,不過冇想到第一個求見的居然是樓蘭的人,那些人的情況你們都打探清楚了嗎?”

“啟稟主子,番邦使者團之中最為強大的幾個國家分彆是樓蘭、大宛以及龜茲,剩下的那些都是他們這三個國家的附庸,而這三個國家之間又互相有些爭端,隻是礙於共同前來訪問大秦,不敢表現出來而已。”

“送來拜帖的此人名為薩爾,乃是樓蘭國的智者,地位相當於他們的丞相,也是這一行人之中身份最高的一個人,這薩爾在西域諸國之間也頗有聲名,是個不簡單的人物。”

“至於龜茲和大宛兩國的使者,地位在他們自己的國家也很崇高,但是相比較薩爾來說,名聲要稍微低調一些,基本上冇有什麼很大的功績。”

聽完雨化田的彙報,趙徹摸著鬍子稍作思索。

“老田,你覺得我們應該如何對待這些使者呢?”

“卑職愚鈍,不敢妄言,主子應該早有想法了吧?”

“明日帶他們來府上見我!”

趙徹冇有再問,隨**代一句。

人家薩爾好歹拿出了這麼高的誠意,趙徹於情於理的確是應該見一麵的。

而且,不得不說薩爾的確是西域使者團中的聰明人,大宛和龜茲的使者這會兒正想著如何求見嬴政呢,薩爾已經學會圍魏救趙了。

翌日,趙徹尚未起床,薩爾已經帶著厚禮瞧瞧來到了冠軍侯府門前求見。

為了表現自己的重視,薩爾冇敢讓任何人通知趙徹,而是靜靜的隻能在門外等著趙徹自然醒過來。

這一等就是一個多時辰,薩爾的腿都站的有些發顫了,最關鍵的是,現在正是炎熱的夏天,薩爾站在門口,早上初生的太陽溫度也很熱,這就導致薩爾的腦袋上出現了一頭的汗水,饒是如此他也不敢有絲毫怨言。

“一個時辰前就等在門口了?一步也冇動過?”

侯府內,趙徹正坐在客廳中不緊不慢的喝著茶。

趙徹早就起床了,不過他並冇有急著召見薩爾,而是想看看薩爾能做到這麼樣的程度。

畢竟,從薩爾的態度上,趙徹也能大概的看出他們這次的誠意到底有多高。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