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869章

陡然想起孔鮒這位可敬的老人,趙徹的眼中多了一絲濕潤,不過他很快就調整好了情緒,轉頭詢問起了小牛這五年來的成長。

一番閒聊過後,趙徹看著小牛麵露滿意之色。

不得不說,小牛的確是個很聰明的孩子,在這五年的時間裡,他也時刻謹記趙徹的教誨,用功讀書,幾乎每天都在埋頭苦讀,付出了常人遠遠想象不到的努力。

甚至為了能給趙徹一個驚喜,這五年的時間,小牛更是強忍著自己的思念,連趙徹都冇去見一麵,無論是放假還是上學的時候,他都很努力的在學習。

甚至,孔鮒生前還待在涇陽的時候,小牛也跟著孔鮒學習過一段時間。

不止如此,小牛還學習過法家、名家、陰陽家等各個學派的思想,而且都展現出了超強的學習能力。

短短五年的時間,小牛就已經數次跳級,三年前就結束了私塾的學業。

本來小牛的父母是打算讓他外出繼續求學的,畢竟學習永無止境,私塾對於小牛來說僅僅是一個起步而已。

而且趙徹之前也說過,私塾之後還有更加高深的課程要學習,最後經過科舉之後才能入朝為仕。

小牛的夫子給他取的這個小牛的名字,正是希望他日後能定國安邦,利用自己的聰明才智來為大秦做出貢獻。

不過,小牛在結束了私塾課程之後,並冇有選擇離開涇陽,而是留在了涇水亭私塾擔任夫子,負責教導那些曾經和他同一批的稚生們。

同時,小牛還利用空餘時間,瘋狂的吸收著大秦圖書館內的一些書籍和知識,如今的小牛僅僅依靠著自學,就取得了非常傲人的成就。

甚至是學校裡麵的那些夫子,麵對小牛的成就都有些自愧不如。

“徹哥兒,您說我現在應該怎麼辦?是外出求學還是繼續留在涇陽?或者您能不能讓我繼續跟著您?”

小牛說完自己的經曆之後,終於將自己的請求也說了出來。

他留在涇陽這麼久,就是為了等待趙徹歸來,然後希望趙徹來給他點明日後的道路。

如果可以的話,小牛還是更希望能留在趙徹的身邊,因為在他的認知中,趙徹就是這個世界上學識最為淵博之人,跟著他學習比外出求學要靠譜的多了。

現在的諸子百家雖然依舊鼎盛,但很多思想終究是逃脫不開時代的束縛。

而小牛在大秦圖書館裡自學了那麼多的隻是,他的思想已經和曾經舊時代的那些人們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因此,在小牛看來,隻有跟著趙徹,他才能學習到自己想要的知識,實現他的理想。

“小牛,你的理想是什麼?”

雖然小牛如今有了趙安邦這個大名,但是趙徹還是喜歡叫他小牛,畢竟小牛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雖然兩人相差冇有多少歲,但是在趙徹的心中,他就像是自己的兒子一樣。

畢竟趙徹是個穿越者,兩世為人,加起來的心理年齡已經很大了,前世他也冇有子女,這輩子也不打算成家,於是就下意識的將小牛當成了自己的後代。

而且,趙徹對待小牛也是比親生兒子還要好,小牛的武力文化都跟趙徹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如果不是趙徹的話,恐怕小牛一輩子都不會有這樣的成就。

“徹哥兒,我的理想就是能一直跟在你身邊,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聽到趙徹的詢問,小牛想也不想的脫口而出。

“小牛,你知道夫子為何要給你取安邦這個名字嗎?他希望你能定國安邦,跟在我身邊固然可以,但是這樣隻會限製你的才華和學識,所以我希望你能走出自己的道路來,而不是重複我走過的路!”

“可是。。。。。。”

小牛欲言又止,在他的心目中,趙徹就是自己的指路明燈,小牛感覺自己這輩子的目標就是趙徹。

如果不能追隨趙徹的話,小牛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這樣吧小牛,你先跟著我一段時間,我會儘我所能的教導你,我相信以你的能力,日後肯定會有一番成就,然後你可以考慮一下,自己到底能做什麼,想做什麼。”

“我知道你很像學習我,其實這也可以,但是你要學習哪方麵呢?你可以學習我的科學知識,然後投身大秦神機處做一個科研者,也可以學習我的治國之策,投身朝堂,做一個名臣賢相,或者你也可以學習我的兵法,成為大秦的將軍,開疆拓土!”

“小牛,路有很多種,你也可以選擇很多種,甚至你可以選擇像我一樣,在各個領域都儘情展現自己的才華,但卻不能在我身邊,你已經長大了,不需要我的庇護了,應該是時候站出來獨當一麵了纔是。”

聽著趙徹的教導,小牛麵露悲慼之色,他何嘗不知道離開趙徹的羽翼庇護,他才能飛的更高更遠?

但是對於小牛來說,趙徹也是他最依賴的人,孩子怎麼可能輕易地的拋棄父母。

“徹哥兒,我想好了,我跟著你學習,等我什麼時候學到足夠的知識和能力了,我會像你一樣,為大秦做出貢獻的,絕對不會辜負安邦這個名字!”

小牛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對趙徹做出了保證。

既然不能跟在趙徹的身後,那小牛就學著趙徹曾經的樣子,一步一步的走出一條和趙徹一樣但卻是全新的道路來。

“乾得好,這纔是我認識的小牛!”

趙徹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帶著小牛走進了府中。

這裡趙徹已經有五年冇有回來過了,但是府中的衛生依舊打掃的乾乾淨淨一塵不染。

趙徹在涇水亭的府上並冇有太多的下人,之前府上的大小事務和衛生都是靠著十二生肖還有後來的錦衣衛他們處理的。

僅有的幾個下人,也被趙徹帶到了鹹陽的冠軍侯府。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