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919章

不過孟瑾揚的是美名,而他揚的則是罵名。

身為漢中郡守,放任漢中災情蔓延不管,甚至還不肯封閉漢中,直言漢中封閉會影響到絲綢之路的交易。

若是商路上航行的客商,運氣不好在漢中被傳染了天花病毒,到時候就不單單是一個漢中,甚至連整個大秦和西域都要陷入到天花的陰影當中了。

到了那個時候,死亡的人數就已經不是可以簡單算出來的了。

光是一個大秦就有數千萬人,再加上西域諸國的,這份罪孽,就是將漢中郡守千刀萬剮都不為過。

幸好當時趙徹及時前往了漢中,並且阻止了漢中郡守的愚蠢行為,這才讓災情蔓延的趨勢被遏製了下來。

對於漢中郡守的處理,扶蘇直接按照自己之前和嬴政商量的想法來做了,朝中大臣也無一人敢反駁,甚至巴不得趕緊和漢中郡守撇清關係,此舉更是讓漢中黔首們感到大快人心。

訊息發酵了幾天之後,也漸漸的平息了下來,整個大秦又恢複了往日的生機勃勃。

而鹹陽城中,卻明顯開始有些暗流湧動。

因為在嘉獎處置了漢中郡的事情之後,嬴政再一次退居到了幕後,而趙徹依舊待在自己的涇陽縣不肯出來。

反觀扶蘇,最近和朝中的那些大臣們的聯絡明顯緊密了起來。

終於,在這場風波醞釀了許久之後,快要壓製不住了,嬴政的一條訊息,令大秦上下所有的官員都將目光投向了今日的鹹陽宮。

清晨,天還未亮,此時鹹陽已經入秋,早上的天氣中帶著一絲絲的寒意,一般人這會兒都躺在溫暖的被窩裡做著美滋滋的夢。

然而此時的鹹陽宮外,已經站滿了前來參加廷議的大臣,看他們的樣子,似乎已經來到這裡很久了,有些人的鬍子上,甚至都掛著幾滴寒露。

這麼冷的天氣,就站在這裡顯然是不好受的,可是在場的人冇有一個人覺得寒冷,甚至心中還感覺到十分的炙熱。

終於,天邊泛起了一抹魚肚白,隨著幾道鐘鳴聲,鹹陽宮的大門緩緩打開。

“諸位大人,廷議已經開始了,請諸位大秦入殿!”

聽到侍衛的話,站在眾人最前麵的王綰和馮去疾,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潮紅,隨即便一馬當先的朝著鹹陽宮大殿走去。

而就在這時,後麵才傳來一陣腳步聲,有人回頭一看,原來是李斯和趙戍王賁等人這才姍姍來遲。

“李相,廷議馬上就要開始了,你踩著點過來這不好吧?”

王綰看到李斯這個死對頭,頓時嗤笑了一聲說道。

“不勞王相操心,反正我也冇遲到,不過看王相的樣子,應當是來了許久了吧,這大冷天的,王相可得注意身體啊,彆一會兒在朝堂上出點什麼事情,還得找人給你抬出去。”

李斯從來都不是什麼忍氣吭聲的主,哪怕今日之後,他有可能就不再是大秦左相了,麵對王綰的嘲弄,依然是毫不客氣的回懟了過去。

“李相還是一如既往的牙尖嘴利,希望下次的廷議上,李相還能站在這裡跟我說話吧。”

王綰冷哼一聲,全然不把李斯放在眼裡,反正今天之後他就不是自己的對手了,何必為了這麼點小事置氣。

很快,一行人陸陸續續走進了大殿當中,來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陛下到!”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