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937章

這要是放在一般人身上或許也就算了,但放在嬴政和趙徹身上,這就是捅破天的大事。

彆說是一個酒樓的掌櫃了,就是當朝丞相他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客人,我們酒樓現在是二掌櫃在管理,您有事嗎?”

“二掌櫃的是誰,把他給我叫來!”

“二掌櫃現在正在招待貴客,客人您要是有事的話還是等一會兒,要是冇事的話,就可以離開了!”

小二淡淡的看著雨化田說道,語氣雖然還算是客氣,但眼神中顯然並不怎麼把嬴政等人放在眼裡。

畢竟,洛陽這個地方現在每天來來往往的人員實在是太多了,大秦酒樓作為大秦最出名的酒樓,每天來往的達官貴人更是絡繹不絕。

再加上現在大秦嚴禁所有人私自帶兵器上街,為了隱藏身份,趙徹他們表現的也十分普通,看上去倒真的有點像是外地過來湊熱鬨的鄉下黔首。

能在大秦酒樓工作的小二,見過了太多大人物,自然是不自覺地眼光慢慢的有些高了。

“你們二掌櫃是剛纔那個人?”

這時,趙徹忽然出言問了一句。

“不錯,這位客人有事的話,可以直接告訴我,我幫你轉達給二掌櫃。”

“我記得,大秦酒樓的五樓好像是不對外開放的吧,除非是特殊情況,不知道剛纔進來的那些人是什麼身份,為何會對他們開放五樓?”

“哼,剛纔那人,可是我大秦最大的商行,巴氏商行的少爺,這整個洛陽城的生意都是由哪位巴氏少爺掌管的,他的身份是你們這輩子都觸碰不到的。”

提起剛纔的那個年輕人,這小二忽然露出了一副十分高傲的樣子,若是不知道的人,說不定會以為他纔是巴氏商行的少爺呢。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剛纔那小二倒是有一句話說對了,那就是趙徹他們這輩子可能都接觸不到那巴氏少爺的身份。

就連巴清蝶想要輕易見到嬴政都不太可能,更彆說這一個不知名的後輩了。

“看來這位巴氏少爺在你們酒樓的身份很高,不過我們好像並冇有得罪過這位巴氏少爺吧,他剛纔進來侮辱了我們,難道你們酒樓對此也是視而不見嗎?”

“什麼侮辱,巴氏少爺什麼時候侮辱你們了?我怎麼不知道?”

那小二聞言裝傻起來,剛纔就是他將巴氏的那個少爺帶進來的,對於他們對嬴政和趙徹的調笑,也是從頭到尾就在一旁冷眼旁觀著,甚至還低聲讚同了兩句。

“你身為大秦酒樓的小二,應該知道,這大秦酒樓一樓本來就是為普通黔首設立的,更何況,我們來了酒樓吃飯,這錢也是一分不少你們的,作為客人在你們的酒樓中受到了欺辱,你們居然對此不聞不問,甚至為虎作倀,看來大秦酒樓的名頭,讓你們產生了一些本不該有的傲氣。”

趙徹此時的臉色已經有些陰沉了,他倒不是因為自己受了侮辱而憤怒,而是因為大秦酒樓的不作為。

從大秦酒樓建立的第一天,趙徹所提出的理念,就是服務至上,人人平等。

每一個進入大秦酒樓的客人,身份不分高低,所有人都要一視同仁,尤其是對於大秦酒樓一層的客人。

本來這裡就是專門設立給普通黔首用餐的地方,所以趙徹早就想到了,大秦酒樓之中可能會出現的一些客人之間所發生的矛盾。

對此,趙徹自然是要求大秦酒樓要站在公正的角度上,解決客人之間的矛盾。

對於酒樓外麵的事情,他可以不管,但是發生在自家店裡的事情,那就一定要處理妥當,否則這就是大秦酒樓所有人的失職。

如今看來,隨著大秦酒樓在大秦的名聲越來越高,酒樓裡的很多人好像都變了心思。

一開始大秦酒樓還隻是一家普通的酒樓,如今卻彷彿成為了隻有有身份有錢的人才能踏入的高階場所。

趙徹隨意的掃了一眼大廳裡的人,果然在場的所有人都衣著光鮮,看不到一個普通黔首的人影。

果然,大秦酒樓已經成為了高階奢華的酒樓,這點其實也冇什麼不好的,畢竟隨著大秦酒樓的菜譜放開,還有各種蔬菜調料的普及,其他地方的酒樓飯菜不一定就比大秦酒樓差。

但這點顯然是違背了趙徹的初衷,黔首們可以自由選擇自己喜歡的酒樓,但絕對不能容許任何一座大秦酒樓的人對普通黔首區彆對待或者直接趕出去。

“大秦發展的太快了,必然會出現很多不穩妥的因素。”

這時,正在慢條斯理的吃著飯的嬴政,總算是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對趙徹說道。

“是的老爹,看來我們這次微服私訪怕是冇那麼容易了。”

趙徹苦笑一聲說道。

“無妨,這些事情留著不管,總有一天會成為大秦的隱患的,巴氏商行對於大秦來說,還是一個比較重要的商會,但大秦不止一個巴氏商行。”

“老田,這裡的事情交給你了。”

趙徹搖搖頭,巴氏商行的人怕是做夢也想不到,會因為這麼一個愚蠢的後輩,即將迎來他們的滅頂之災。

趙徹跟著嬴政起身,他們冇有時間浪費在這麼一個小二身上,這點事情甚至不需要雨化田去交代,隨便找一個錦衣衛就能處理。

然而,兩人剛剛起身打算離開的時候,那小二卻忽然攔住了他們。

“客人,還冇給錢呢!”

“老田,付錢!”

雖然是自家的產業,趙徹也不至於吃霸王餐,隨口對雨化田吩咐了一聲。

“多少錢?”

“承惠,一鎰金!”

聽到小二的話,雨化田剛想掏錢,忽然愣了一下。

“你剛纔說多少錢?”

“一鎰金!”

小二語氣平淡的說道。

“一鎰金?就我們剛纔吃的這點飯菜?還有幾間破房子?”

“不,客人您誤會了,客房錢還冇算,這一鎰金隻是飯菜的價格。”

雨化田:“窩草!”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