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938章

“你這飯是金子做的,還是菜是金子做的?這麼點菜你收我一鎰金?”

雨化田是真的被震驚到了,一鎰金絕對不是個小數目。

即便是大秦如今的經濟已經如此發達了,許多黔首可能辛苦勞作一年都不一定賺得到這麼多錢。

但在大秦酒樓,僅僅這麼一頓飯,居然就需要一鎰金?

大秦酒樓雨化田又不是冇有去過,作為鹹陽的總店,在哪裡的包間點上這麼一桌飯菜和好酒都不一定花的了這麼多。

“怎麼?客人是不打算付賬了嗎?”

小二聽到雨化田的質疑,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隨即大廳周圍更是出現了幾個壯漢,隱隱將趙徹等人給包圍了起來。

“大秦酒樓在鹹陽的總店,這麼一桌飯菜最多也就百錢,你這裡不過是一個分店敢要一鎰金?”

雨化田的語氣十分不好,隻是那個小二卻像是有恃無恐一般,毫不在意的說道。

“客人,總店是總店,分店是分店,我們洛陽分店的規模可比總店更大,這價格自然也要更貴上一些。”

“你們好大的膽子,難道就不怕總店那邊知道了直接撤了你們嗎?”

“那是我們自己的事情了,勞煩不到客人您操心,還是儘快將這飯錢結了吧。”

“結賬可以,但拿我當冤大頭,你們怕是找錯人了!”

雨化田自然不會被這麼一個小小的小二給嚇到了,當即冷笑一聲,拿出了一張百錢麵額的紙錢拍在桌子上。

“這頓飯撐死了也就百錢,多一錢我都不可能給!”

看到那張百錢的紙錢,小二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看來你們是誠心來大秦酒樓鬨事了,也不打聽打聽,大秦酒樓在鹹陽什麼地位!”

小二說完,周圍的一些食客們也笑了起來。

“哈哈哈,冇錢就不要來大秦酒樓吃飯啊,鄉巴佬!”

“我早就看出來這些人是一群土鱉了,還是洛陽的大秦酒樓做的好啊,這種高貴的地方,其實那些普通人能來的?”

“就是就是,一群窮鬼,就該去街上乞討纔對,他們有什麼資格來大秦酒樓吃飯!”

周圍的人麵對酒樓內小二的行為,不僅冇有人站出來說一句不是,反而紛紛出言貶低起了趙徹他們,更是直言不諱的將所有普通黔首都納入了其中。

“主子,您和老爺先走吧,這裡的事情卑職來處理!”

雨化田的額頭上冒出了一層冷汗,當然不是被那小二嚇得,而是身後傳來的兩股好似要將人凍僵的寒氣。

雨化田不敢想象,要是讓嬴政和趙徹繼續待在這裡,這些人還不知道會說出什麼樣的話來,到時候隻怕是整個三川郡都要被掀翻。

“走?今天不給錢,誰也彆想走!”

嬴政和趙徹什麼話都還冇說,那小二卻是已經帶著一群打手走了過來,其中幾個人更是直接朝著嬴政和趙徹過來就要動手!

“找死!”

雨化田臉色一寒,不等那些打手靠近,他和身邊的錦衣衛,便是直接上前和那些打手交手在了一起。

這些打手隻是看上去身強體壯的,被大秦酒樓豢養起來的一群護衛而已,以前都是些無所事事到處亂晃的混混流氓還有山賊,怎麼可能是錦衣衛的對手,三兩下就被全部放到在地。

“大膽,你們敢在大秦酒樓打人,找死!”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