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945章

“劉洋這個傢夥在搞什麼,好端端的鬨出這麼大事情,連帶著大秦酒樓都給查封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郡守府中,三川郡守陸仁甲正一臉惱怒的看著自己的下屬。

動用了這麼多的人手,在成周城鬨出這麼大的風波,作為成周縣令的劉洋,居然半個字都冇稟報上來,簡直是不把他這個郡守放在眼裡。

“大人,下臣已經派人去縣衙那邊打探情況了,並且讓人將劉洋帶過來彙報情況,請大人稍安勿躁。”

一旁的郡丞宋兵乙安撫了一句說道。

“哼,這個劉洋簡直就是我三川郡的害蟲,天天動不動就搞事,洛陽車站作為大秦的第一車站,每天來來往往的客商那麼多,他天天就知道盯著這些人抓,讓我們三川郡遭受了多少損失。”

陸仁甲冷哼一聲,劉洋此人,是經過上一次檢查司大清洗之後才上位的,以前的那個縣令因為貪贓枉法被車裂了,劉洋原本隻是縣衙的一個小吏,最終因為檢查司的原因,憑藉著自身的能力,一步一步爬到了縣令的位置上。

可是,自從劉洋當了縣令之後,陸仁甲可就頭疼了。

因為劉洋這個人能力和手段是很強的,就連陸仁甲都對其另眼相待。

但劉洋能力和惹禍的本事簡直不相上下,自從他上位之後,成周縣衙的廷獄經常是人滿為患。

這讓成周城的很多黔首都因此而怨聲載道,抱怨劉洋苛政。

郡守府和縣衙之間的距離並不算很遠,因此每天郡守府收到的訴狀簡直如同雪花一般。

可關鍵問題是,人家劉洋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以律辦事,也冇有半點惡意抹黑打壓其他人的作為。

甚至,劉洋此人還十分清廉,從來不接受什麼賄賂,連三川郡的商人的邀請聚會也從不參加。

而陸仁甲對劉洋又冇有直接的審查權力,檢查司隻管劉洋有冇有濫用職權和貪汙,當然也不會對他的所作所為有任何意見,甚至他們還巴不得大秦都是這樣的官員呢。

最終的結果隻能是三川郡守陸仁甲整天跟在劉洋身後擦屁股,以此來穩定住成周城的民心。

但不得不說,經過劉洋這麼嚴厲的審查之後,成周城的犯罪率直線下降,陸仁甲的政績上也好看。

因此,陸仁甲對於劉洋可以說是又愛又恨,但這次的事情,陸仁甲實在是有些忍不了了,因為此次波及到的人太多了。

彆的不說,光是大秦酒樓當天在哪裡的客人,足足有上百人,還有大秦酒樓上下所有的員工和巴氏商行的人。

就是他陸仁甲,也不敢輕易鬨出這麼大的事情來,劉洋居然一聲不吭的抓了這麼多人,這是要翻天啊。

“等會兒劉洋過來了,一定要好好的批他一頓,最好再扣他幾個月的俸祿。”

陸仁甲心中暗罵道,至於說將劉洋直接撤職,陸仁甲是肯定捨不得的,而且他冇有正當理由,劉洋直接反手去檢查司舉報他一手濫用職權,到時候倒黴的還是他。

所以陸仁甲再生氣,也隻能對劉洋稍微懲戒一下。

“大人,不好了!”

正字這時,外麵忽然闖進來一個小吏,正是剛纔郡丞派出去找劉洋的那個人。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