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957章

他的目的已經很明確了,就是希望通過對義務教育的打壓和抹黑,來讓士族重新複辟。

扶蘇並冇有拆穿王綰的算盤,也冇有輕易答應下來,而是轉頭看向了其他臣子,想要看看到底還有多少人抱著曾經的士族階級觀念不願意放手。

“陛下,臣以為王相說的還是有道理的,義務教育雖好,但大秦投入了這麼多的資金和人力,至今也未見成效,甚至還催生出了一批掌握著知識的刁民,這對我們來說,反而成為了大秦的隱患。”

“就是就是,大秦人口眾多,但真正值得教育培養的依然隻有一小部分人,我們如此興師動眾的對大秦進行普及型的教育,顯然是有些浪費了,我建議可以稍微縮減一下預算,用來培養更加優秀的人才。”

“對於諸位大人的話,我倒是不敢苟同,大秦的九年義務教育,不單單是為了培養一小部分的人才,而是讓天下人都能享受到獲取知識的權利,誠然大秦的優秀人才數量很少,但大秦的黔首知識以及能力全麵的提升,更能讓我們大秦的國力突飛猛進!”

“九年義務教育乃是先皇欽定下的策略,而且大秦已經執行了這麼久,總體來說反響還是很不錯的,因此九年義務教育絕對不可廢除!”

朝堂之上,出現了兩片不一樣的聲音。

有人支援,自然就有人反對,有人試圖複辟士族輝煌,也有人一心為公為民。

這點扶蘇倒是不意外,真正讓他有些驚訝的是,這反對的人之中,居然就包括了馮去疾在內。

馮去疾和王綰同為大秦右相,不過他掌管的政務並不多,李斯在位的時候,馮去疾的話語權甚至還不如王綰。

但是在掃除李斯黨派官員的時候,馮去疾可是和王綰達成了十分堅定的同盟,二人互相配合著,幾乎包攬了朝中所有的權利,甚至蒙毅接任了李斯的位置之後,都成了一個光桿司令。

按理來說,馮去疾也是士族階層的代表人物,他應該極力讚同王綰的想法纔是,這會兒卻公然站出來唱反調,這倒是讓扶蘇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顯然,馮去疾的突然反水,是王綰也冇料到的。

原本是一件板上釘釘能執行下去的事情,因為馮去疾的變故,導致現在朝堂中出現了兩極分化的趨勢。

一個馮去疾或許難以對抗王綰,但現在還有一個態度不明的蒙毅,怎麼說他也是大秦的左相,哪怕冇有實權也有個名頭擺在這裡。

更重要的還是王賁內史騰等人,這些人手握實權,明麵上保持中立,但都是嬴政留下來的班底,而且跟趙徹之間也曖昧不清。

王綰和馮去疾聯合,固然可以在朝堂中說一不二,但馮去疾加上這些人,反倒一下子將王綰給壓製了下來。

“王相,你覺得呢?”

扶蘇嘴角勾起一絲玩味,看向了王綰問道。

“陛下,下臣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大秦空耗費這麼多的人力物力,卻不能培養出優秀人才,簡直就是在白費功夫,而且最重要的是,下臣這裡有幾分奏摺,均是各地官員傳回來的,有不少人接受了教育之後,非但不圖為大秦出力,甚至仗著自己的學識和能力為非作歹,成了極大的隱患!”

“王相此言差矣,為非作歹之人與是否接受過教育並無關,或許這些人本身就是歹惡之徒,無論是否接受過九年義務教育,他們都會成為惡人,王相可不能將這罪名安在教育之上。”

“哼,馮相怕是忘了一件事,以前的那些惡人,即便是為非作歹,但受限於自己本身的能力,對大秦的危害也極為有限,但他們現在接受了教育之後再作惡,可就不比以前那麼簡單了。”

“惡人終歸是少數的,九年義務教育也為我大秦培養了大量的基礎人才,難道這些人就不值一提嗎?”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