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959章

有了這些底氣,馮去疾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和王綰翻臉,然後藉此機會來爭取到一些利益和不弱於王綰的權利。

扶蘇身為皇帝,他肯定不會希望看到朝堂中出現一家獨大的情況,帝王心術最重要的就是平衡,因此扶蘇勢必會扶持起一個人來對抗王綰。

蒙毅剛剛上任左相,以前李斯的手下又全部被王綰給弄出了朝堂,所以現在的蒙毅可以說是一個光桿司令,肯定不是王綰的對手。

而馮去疾身後有人也有能力,正是扶蘇用來對付王綰的最好的人選。

馮去疾看的比王綰要更深遠一些,現在嬴政不在的時候,他們這些臣子可以肆無忌憚的騎在扶蘇頭上,無限製的擴張自己的勢力。

但是,彆忘了嬴政早就長生不死了,隻要他還活著一天,大秦就永遠不可能發生任何動亂。

以王綰現在的行為,暫時還冇到動搖大秦國本的程度,但若是真的動了義務教育和軍機處,那就很有可能牽扯出來嬴政甚至是趙徹。

這兩位哪怕如今已經放開了手中的權力,但隻要他們出來,扶蘇也得乖乖聽話。

與此同時,另一邊,鹹陽宮內。

“蒙卿,你對今天的事情怎麼看?”

扶蘇有些玩味的回想起今日朝堂上發生的事情,隨口詢問起了身旁的蒙毅。

“啟稟陛下,王綰和馮去疾分裂對我們來說並不是一件壞事,或許我們可以藉此機會,來讓他們互相消耗對方的實力,我們隻需要坐山觀虎鬥即可,等到時機成熟了,自然可以一網打儘。”

“那你覺得,王相和馮相之間,誰的勝算更大呢?”

“下臣以為,雙方應該處在不分伯仲之間,單論表麵上的勢力來看,王綰自然是占據優勢的,但他還有忌憚,他擔心我們會轉頭支援馮去疾,因此王綰自然要有所保留以防備我們。”

“那你覺得,義務教育之事,朕應當如何處理?”

“啟稟陛下,義務教育乃是我大秦國本,萬萬不可縮減打壓,否則大秦又將會重新變回當初士族階級壟斷知識的局麵,如此一來,我大秦豈不是越活越回去了。”

“但如此一來,朕豈不是要支援一下馮相了?否則單靠他的話,隻怕是難以抵擋王相的攻勢。”

扶蘇捏著鬍子淡淡的說道。

“公子放心,我們什麼都不需要做,隻要靜靜的看著就行了,我相信馮去疾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哦?你對馮相這麼有信心?”

蒙毅聞言一笑。

“馮去疾的心思其實很好猜,他就是不願意讓王綰一個人獨享勝利果實,因此他和王綰之間的背離其實是從一開始就註定了的,而且馮去疾不像王綰,冇有掌握那麼多實權,所以他反而更加冷靜。”

“當初大秦推行義務教育的時候,殺了多少士族的腦袋,作為一個動搖士族根基的國策,先皇為了將其推廣下去,幾乎是用最血腥的手段,強行將其推廣下去的,由此可見先皇的決心。”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