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976章

而大秦學宮也已經開始執教了,第一批老師,自然就是孔鮒留下來的七十二學子,連帶著小牛也在大秦學宮混了個副院長的職位。

小牛雖然在所有人當中年紀是最小的,但他的的確確是個天才人物,而且還跟著趙徹學習了那麼久,因此各方麵的能力來擔任一個副院長還是綽綽有餘的。

蒙毅作為大秦學宮的第一任院長,自然是不再像以前那樣隻需要每天去朝堂上打卡上下班的日子了。

大秦學宮建立起來了,各方麵的設施也都十分完善,但現在麵臨的問題就是,學子從哪裡來?

其次,就是大秦即將麵臨秋收,今年的稅收如何處置,纔是現在朝堂之中所有人最為關心的事情。

或許王綰這幾天的平靜,也是在等著這一天的到來。

大秦學宮已經註定不可能被他掌握了,因為馮去疾的忽然反水,導致王綰之前所做的一切準備都落空了,現在他隻能通過稅收這件事,來重新在朝堂上建立自己的威嚴。

而嬴政和趙徹,就這樣去悄無聲息的回到了涇陽,並冇有驚動任何一個人。

王綰等人當然也不可能知道,即便是如今的王綰已經權傾朝野,對於涇陽這快遞方他也是諱莫如深,因為這裡堪稱大秦的唯一禁地。

哪怕趙徹從來不露頭,甚至冇有任何訊息傳出來,涇陽依舊是誰也不敢輕易涉足的地方。

但是王綰知道,這次的事情,很可能就要招惹到趙徹了。

因為他要針對的,是大秦軍機處,這裡對於大秦來說是強盛的根基,對於趙徹來說,更是付出了無數心血和努力的地方。

甚至於趙徹自己都曾經在這裡投身五年的時間,這才為大秦建造出瞭如今的鐵路火車以及各種新式武器。

王綰不敢確定,自己如果真的要打壓大秦軍機處的話,會不會惹得哪位從涇陽出來。

丞相府內,王綰深深皺著眉頭,臉上一臉的愁容。

如果馮去疾還在他這邊的話,或許他還不至於這麼頭痛,但問題是現在馮去疾和中立派儼然站在了同一陣線上。

再加上一個令人絕望的冠軍侯,王綰可謂是承擔瞭如山一般的壓力,甚至讓他有些窒息到喘不過氣的感覺。

相比較王綰,其實馮去疾這邊的壓力也是一點都不小。

不過他早就預料到了這個結果,因為他一開始就冇指望這能用一個大秦學宮的院長之位換來中立派的信任和投靠。

一開始站在王綰這一邊的馮去疾,註定就難以再下船,扶蘇也不會允許他在朝堂中繼續坐大的。

固然馮去疾的勢力坐大之後,可以和王綰形成平衡,但如果有一天,他們兩個又重新聯合在一起之後呢?扶蘇豈不是又要受製於人了?

扶蘇作為一個皇帝,自然希望朝堂上出現平衡的狀態最好,但必須是他能掌握的平衡。

也就是說,扶蘇首先得有在朝堂中能打破平衡的能力,纔可以讓朝堂中出現互相製衡的兩方勢力。

因此,在扶蘇掌握到朝堂之中足夠的力量之前,馮去疾註定隻能站在王綰的對立麵,也不可能和中立派聯合在一起。

但是馮去疾也很糾結,這次秋收之後,扶蘇究竟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來,到時候他是應該支援扶蘇還是支援王綰。

如果支援王綰的話,很可能會給人留下出爾反爾的牆頭草印象,這樣一來反倒是兩頭不討好了。

但若是繼續選擇支援扶蘇的話,扶蘇又是否會願意給他一個機會,或者是扶蘇所做出的決策,對於他日後的仕途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