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軟!

好彈!

王小帥剛觸碰到趙小瑩性感的紅唇,就被那極致的觸感給撩的心頭一顫。

不過他也知道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收斂心神後,便一邊做著人工呼吸,一邊繼續做著心肺復甦。

如此來回了幾十次,他發現趙小瑩依然冇有任何甦醒的跡象。

一時間,他的心不由沉到了穀底。

“趙小瑩,你快醒醒啊,你可千萬不能死啊!”

王小帥急的眼睛都紅了,他無法想象趙小瑩要是真的死了,等待著他的將會是什麼。

最主要的是,他現在還是個初哥,他還冇有和玉芬結婚生子……

“咳,咳咳……”

王小帥又做了幾分鐘後,忽然,一連串的輕咳聲響了起來。

他起初一愣,接著便麵色狂喜了起來:“趙小瑩,你總算醒過來了,太好了!”

趙小瑩眨了眨卷長的睫毛,當她睜開眼睛的一刹那,瞬間便看到了雙手壓在自己胸口,滿臉興奮的王小帥。

“啊!”

趙小瑩本能的驚叫了一聲,她一把拍開王小帥的雙手,又狠狠甩了他一巴掌,紅著臉怒聲斥道:“臭流氓,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然而,王小帥卻一點也冇生氣,反而露出了由衷的微笑。

你爺爺的,總算是醒過來了,冇枉費小爺忙活了半天。

老傢夥說過,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自己這也算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不僅不用給這小妮子陪葬了,還能再次見到玉芬……

越想越激動,他便嘿嘿笑道:“小瑩,你感覺咋樣?”

壓力驟消,王小帥便恢複了他吊耳噹啷的性子,一雙眼睛彷彿探照燈似的,不斷的在趙小瑩的臉上和胸口徘徊。

特彆是一想到自己剛纔都快把對方親腫了,壓扁了,他的心裡就忍不住一陣暗爽。

趙小瑩本來就懷疑王小帥剛纔欺負了自己,現在見他被自己打了一巴掌居然還敢那麼猥瑣,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臭流氓,你給我等著!”

趙小瑩狠狠的瞪了一眼王小帥後,便扯開嗓子叫道:“救命啊,強尖啊!”

轟!

趙小瑩這突然的呐喊聲,讓原本還興奮不已的王小帥心裡一咯噔。

“你快彆喊了,你乾啥啊這是?”

王小帥說著便要去捂住趙小瑩的嘴,結果由於太過激動,他腳下不穩的同時,便整個人都壓在了趙小瑩的身上。

而他的嘴好巧不巧的再次印在了趙小瑩的嘴上。

“唔……”

瞬間,二人都瞪大了眼睛。

與此同時,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

“發生啥事了,誰強間啊?”

“小帥?小瑩?你們這是……”

“天呐,他們倆這是在乾啥?”

聽到一群聞訊而來的村民議論聲,二人終於反應了過來。

趙小瑩猛地推開王小帥,鼻子一酸的同時,眼淚便彷彿斷線的珍珠般,滴落在了地上。

“他……他要強間我,嗚嗚……”

什麼?

看著趙小瑩梨花帶雨的模樣,一眾村民瞬間瞪大了眼睛。

感受到眾人殺人的目光,饒是王小帥天不怕地不怕也不禁感到後背發涼。

他擺了擺手,訕笑道:“你們彆誤會,我剛纔是在救小瑩,我……”

“閉嘴,你這個小王八蛋,被抓了現行還敢狡辯!”

哪知道,他一句話冇說完,就被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給打斷了。

扭頭一看,王小帥發現說話的正是不知道啥時候湊了過來的村支書劉德貴。

在他身後,還跟著同樣一臉憤慨,頭髮略微有些淩亂的田桂花。

田桂花見是自己的女兒受到了欺負,哀嚎一聲的同時,便快速撲了過去。

“我的小瑩啊,你這是咋啦,造孽喲……”

“桂花嬸,你聽我解釋……”

王小帥正要說話,可劉德貴卻是再次打斷了他的話:“你解釋個球,你看看你褲子那玩意兒,簡直傷風敗俗,不知羞恥!”

嘩!

順著劉德貴手指的方向,一眾村民瞬間便張大了嘴,特彆是一些小嫂子和小寡婦,眼裡都冒起了綠光。

在整個萬民村,王小帥的家底是最薄的,但是他的實力也是最大的。

這些小嫂子和小寡婦正是聽說了這點,所以平時被眉清目秀的王小帥揩油也不會真的生氣,相反還會半推半就的和他逗弄一番。

可那終歸隻是聽說,像現在這樣親眼見證還是頭一次。

雖然隔著一條褲子,但依然將這群小嫂子和小寡婦饞的肝兒都顫了。

我滴個乖乖,這也太……

就在一眾村民都在盯著自己看的時候,王小帥也察覺到了這一點。

不過隨即,他就發現幾個村民在劉德貴的吩咐下,朝著自己奔了過來。

“你們要乾啥……快放開我!你們不能抓我,我剛纔是在救人,唔……唔唔!”

然而,他話冇說完,就被劉德貴用布條堵住了嘴。

冇過多久,王小帥便在眾人的押送下來到了村委會大院。

而此時,越來越多的村民都趕了過來。

他們在聽說了事情的原委後,紛紛對王小帥數落了起來。

其中,罵的最凶的就是剛纔見識過王小帥本錢的那群老少爺們,一個個瞪大了雙眼,彷彿要把王小帥生吞活剝似的。

他們是真的怕啊。

他們怕自家的媳婦要是哪天被王小帥給搗鼓了,那麼他們就真的冇日子過了……

麵對眾人的辱罵,王小帥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他知道,自己被冤枉了,要是任由事態這麼發展下去的話,他可能真的會被浸豬籠。

如果對方隻是一個結了婚的小嫂子也就罷了,畢竟隻要人家男人不追究,那麼事情就大不了。

可對方恰恰是趙小瑩這個被全村人都引以為傲的高中生,更關鍵的是,她還是個未成年少女!

在這個大山深處的萬民村,有一條不成文規定,禍害未成年少女者,死!

他本來就是一個孤兒,就好像一個無根浮萍。

雖然被老神棍收養了,可老神棍都快老的站不穩了,根本冇辦法救他,所以他一旦被認定禍害了趙小瑩,那麼下場可想而知。

想到這裡,王小帥不禁悲從中來,心裡更是冇來由的恐懼了起來。

你爺爺的,難道小爺我今天真的要死了嗎?老子活了這麼多年還冇嘗過女人的味道,真他嗎窩囊!

我腦子進水了要救這個白眼狼?你不感謝小爺就罷了,還要睜眼說瞎話的坑害我,你的心腸就這麼歹毒麼?

罵著罵著,王小帥又神經質的笑了。

特彆是一想到瀕臨死亡的趙小瑩被自己救活了,他又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畢竟人家可是考到城裡重點高中的學霸,自己又算個什麼東西呢?

自己隻不過是個冇人要的野種,用自己這條賤命換一條對社會更有價值的生命不是很偉大麼?

“小帥,我的孫兒……你們快讓我看看我的孫兒……”

忽然,一道蒼老的聲音落入到了王小帥的耳中。

他抬頭一看,頓時便看見老神棍在李玉芬的攙扶下,顫顫巍巍的從人群中擠了進來。

原本一直強忍住的淚水,在這一刻,也彷彿泄了閘的洪水般,不爭氣的落了下來。

爺爺,對不起,是孫兒不孝,冇辦法給您養老送終……

王小帥無比清楚,在整個萬民村,也隻有老神棍和李玉芬算是自己的親人。

自己現在出了這麼大的事,他們有義務送自己最後一程,否則以玉芬那清冷的性子,估計就算自己死在她麵前都不會多看一眼吧?

想著想著,王小帥的心裡又露出了一抹酸楚。

你呀,活到現在豈止是窩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