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雲瑤戒備的看著眼前這隻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的可愛萌物。

她可不認為這是一隻無害可愛的寵物,剛剛那道巨型白色龍影肯定就是它了。

一爪子拍死三個實力不錯的壯漢,動起手來,她還不夠它一爪子戳。

為了活命,她自然不會蠢到去惹怒這隻小東西。

鳳雲瑤指了指地上的黑衣人,再指指自己,搖了搖手。

表示她和這些人不是一夥的,他們的死活與她無關,甚至可以說這隻萌物無意間的舉動反而救了她。

“你的意思是說你和他們不是一夥兒的?”小東西爪子抱懷,歪著腦袋試著問道。

鳳雲瑤點了點頭。

“那就好。”小傢夥用爪子拍拍自己圓圓的肚皮,大鬆一口氣,“嚇死我了。”

嚇死它?

鳳雲瑤眯著眸子若有所思的看著它,難不成這個小東西怕她?

“你不是煉獄場那幫**,那你是誰,該不會是獸奴吧。”小東西看了看鳳雲瑤,用嫌棄的口吻道,“看你滿身血汙,臟兮兮的,肯定是嘍,冇想到這裡還有活著的獸奴。”

它竟然連這都知道,不過,這也正常,畢竟這個小東西可以說人語,根據原主的記憶,知道這是一個有著魔幻色彩的世界,會說人話的獸也不稀奇。

不過,一個能說人話的獸怎麼也要聖獸以上等級。

聖獸這樣級彆的在蒼穹大陸估計屈指可數,冇想到讓她遇上一隻。

見鳳雲瑤一直不語,小東西便仰著腦袋,困惑的問:“你怎麼不講話。”

鳳雲瑤指指自己的喉嚨,她的喉嚨被毒啞了。

“你是不是被賣你的**毒啞了。”小東西很懂行情,一猜就中。

鳳雲瑤頜了下首。

“唉,真可憐。”小東西搖頭晃腦的歎氣,想了想,然後說道,“山下週圍設有結界,即便你活了下來也走不出去,這樣吧,如果你幫我家主人個忙,我會指給你一條出山的路,還會讓我主人幫你治好喉嚨。”

鳳雲瑤冇有細想就點頭同意了。

先不說結界,此處隻怕還有不少黑衣人存在,以她現在的狀況和小東西合作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都冇問要幫什麼忙就答應了,你倒是爽快。”小東西言語中露出一抹欣賞,“對了,自我介紹下,我叫白吟龍,名字是不是和我一樣很霸氣。”

霸氣?鳳雲瑤看著萌噠噠的小不點,如果不是看它一爪子拍死四人,打死她都不會承認這小東西霸氣。

鳳雲瑤幫它在泉眼處接了一袋水,然後,跟著這個小東西朝著山的深處走去。

“你不用怕我,其實我很溫柔的,不喜歡隨便殺人,因為這些煉獄場中的人實在太殘暴不仁,殺死他們是替天行道。”

一路上,小東西還不忘向鳳雲瑤證明,它其實是個溫柔善良的孩子。

快要到山頂時,鳳雲瑤不由停下了腳步,看著前麵樹下的男子眼眸中露出驚豔之色。

他席地而坐,絳紫色衣袍,鬼斧般雕刻的五官,挑不出絲毫瑕疵,容顏俊美絕倫,哪怕在這濃墨的夜色中也不顯的黯淡,反而增添了一絲神秘。

氣質冷冽,即便閉著雙目,睥睨眾生的冷傲氣勢也冇被壓製分毫。

原主的視力倒是不錯,夜能視物,即便是黑夜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她也見過不少顏值卓越的男子,可他們在此人麵前就黯然失了色,即便是原主喜歡的那個渣男也不如他半分。

就在這時,男子猛然睜開雙眸,清冷冰泉的眸光落在風雲瑤身上。

一瞬間,風雲瑤如置冰窖,仿若死神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