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驚燕並冇有給楚驚鴻喘息的機會,“姐姐,我也是為了你好。這小賤婢剛剛亂說一通,可不能信她,你想知道什麼?妹妹來告訴你啊。”

楚驚鴻抬起頭,眼神中帶著一絲憤恨,“你還想做什麼!我不想知道。“

“我殺了她,是為她好。畢竟,她的夥伴,家人,主子,可是死絕了呢。”

“是嗎?楚家死絕了?那你這個畜生怎麼還活著?”楚驚鴻也不顧及所謂的顏麵,看著楚驚燕無恥的樣子就無法再忍耐。

“哼!楚家,除了三姨娘那一房裡的人,可都活得好好的。蘇將軍串通惡妃楚驚鴻,私通敵國,以叛國罪論處,滿門抄斬!你還不肯麵對現實嗎?”

“為什麼!我從未做過此等事情!孃親與蘇家早已不再來往,皇上知道!皇上怎會容許你們肆意汙衊!”楚驚鴻終於心智大亂,她胸中憤懣沖天,怒火、痛苦、不敢、不信一齊爆發,像被逼急的小貓發出絕望的嗚咽與怒吼。

隔著牢門,楚驚燕步步逼近,“我還以為,你不會提起皇上呢。你是真傻還是在裝啊?皇上他不愛你,甚至非常厭惡你,每一次麵對你那副故作清高的樣子就覺得噁心!隻有你自己覺得,他是因為愛你才娶你的吧?”

“我與皇上相識於他微末之時,花前月下,海誓山盟。他登上帝位,亦是得我助力,因而許我後位,白頭偕老。你,不過是趁機勾引,憑什麼否定他對我的愛!你憑什麼!”楚驚鴻大聲喊叫,破如風箱的嗓子幾次失聲。

“憑什麼不能!其實我先於皇帝認識你,若不是為了你娘她家的兵力,明德怎麼會去結識你這個又醜又不識趣的女人!哼,可惜是一點用處都冇有,蘇家嫌你娘水性楊花、品行不端,可是不要你們呢!”楚驚燕惡狠狠地說,“你不過是一顆棋子,不要妄想當上掌棋人。你看,擺不正自己的位置,就要被毀滅~就算你當初精才絕豔,譽滿京城那又如何?現如今,你在史書上,就是一個陰狠惡毒、禍亂後宮的**蕩婦!一個為了一己私利、私通敵國的背叛者!”

“你、你們......”楚驚鴻聽罷此話,腦海中翻湧起曾經的事,與皇子鳳明德的相遇,相愛,入府,陪伴......以及她自以為可以容忍的背叛,卻原來,都隻是自己的妄想嗎?

“啊~”楚驚燕看著楚驚鴻幾近崩潰的模楊,心中十分暢快,她愉悅地整理了衣衫,打算給楚驚鴻佈置好最後的結局。

“哦,對了。”她似是忽然想起了什麼有趣的事情,“親愛的姐姐,你知道,你為什麼懷上明德的骨肉前後兩次,一次都冇有保住嗎?哈哈哈哈哈哈~”楚驚燕捂住嘴角,發出像是純潔的小女孩那樣銀鈴般清脆的笑聲,又突然沉下聲音,“那是因為,墮胎藥,可是皇上親自餵給你的。每一次,都冇有例外。”

楚驚鴻早已經是目眥儘裂,想起自己萬分期待細心嗬護卻怎麼也留不住的孩子,眼淚像噴泉一般湧出,瞬間模糊掉了她的視線。

也成為了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