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落,吳宵纔看見周北深神色發生了變化:“什麼時候的事?”

“就今天早上剛收到的訊息。”

周北深:“馬上讓人去查,這一次,不管他上天入地,你都必須把人給我找出來!”

吳宵忙點頭:“好的總裁。”

晉安醫院。

一大早,醫院內部議論紛紛。

“你們說這新來的副主任會是誰呀?男的女的?好不好相處?”

“誰知道呢,反正能空降副主任,要麼是技術大佬,要麼......”她嘿嘿一笑,意思很明顯。

“聽說很年輕呢,我覺得靠關係的可能比較大。”

“我覺得也是。”其他人也點頭。

畢竟醫學這個行業不比其他,經驗纔是關鍵,很多人幾十年都升不到副主任這個位置,對方一來就是,免不了讓人議論。

正議論著,有個小護士快步跑來,“來了來了。”

“是個超級大美女。”她說。

聞言,眾人都很詫異,紛紛一起走向腦外科,想要看看這位新來的副主任到底何方神聖。

院長辦公室,薑晚從裡麵走出來,一路上頂著彆人異樣紛紛的目光,走進專屬她的副主任辦公室。

關上門,她坐下就開始忙碌,冇有片刻停歇。

其實一開始她並不想留在晉城,畢竟她以前都是在國外,不管是從聲譽還是習慣來看,去國外都是她最好的選擇。

但......

晉安醫院這邊不知從哪兒找到她的聯絡方式,給她打來電話,希望她留下。

對方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各種訴說晉城這邊腦外科發展有多窘迫,要是她留下就可以救下更多人,一時間薑晚有些猶豫。

更何況連大哥二哥都開口希望她留下,結果自然不言而喻。

“這麼年輕?有三十歲嗎?”有人詫異,顯然不敢置信。

“什麼三十歲呀,我聽說人家才二十六歲。”

“這怎麼可能?”眾人都是不敢置信。

“怎麼不可能?”有人反問,又道:“彆看她年輕,據說是博士畢業呢。”

“而且,你們難道都冇有聽說過Dr.薑這個名字?”田笑笑不敢置信,這些傢夥到底是有多落後。

眾人一臉懵,Dr.薑?誰啊?很厲害?

田笑笑見狀無語的翻了個白眼,“自己去外網查,一群無知的人。”

說完,她就小跑著朝薑晚辦公室走去,敲了敲門,直到對方說進之後,才走進去。

“Dr.薑,你好,我是實習生田笑笑,院長安排我暫時跟在您身邊打雜,有什麼需要您可以儘管吩咐我。”她笑著,眼裡是崇拜的光。

對方可一直是她的偶像,據說是個超級學霸,從小一路跳級,博士畢業的時候才二十二歲,可謂是天才中的天才。

自己竟然有機會跟在這種大佬身邊,哪怕隻是打雜,那也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啊!

薑晚不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也冇心思去猜,“嗯,你好,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田笑笑搖頭,她樂在其中。

“那好,麻煩你把醫院最近十年腦外科的手術病曆整理出來拿給我。”她說著,冇等田笑笑反應過來,又繼續說:“以及現在醫院等待手術的腦外科病人資料。”

剛來醫院,她對這裡並不熟悉,所以需要儘快知道一切。

“嗯?有問題嗎?”冇等到田笑笑的回答,薑晚停下忙碌的手,抬頭看去。

霎時,田笑笑後背發緊,明明對方看起來十分柔和,她卻總覺得有一股強大的氣勢壓迫著她。

“冇問題,保證完成任務!”她立即點頭。

薑晚點點頭,冇再說什麼,埋頭繼續工作,田笑笑也轉身離開,去整理對方要的資料。

整個上午,薑晚都在辦公室看病曆,午飯都是田笑笑擔心她身體給她打包帶來的。

薑晚一手翻看病曆,一手吃著飯,認真的程度已經忽略了還站在辦公室的田笑笑。

“Dr.薑,您......一直都這樣嗎?”她忍不住開了口。

聽到聲音,薑晚才抽空看了她一眼,“什麼樣?”

“額......”她愣了一下,“就忙到忘記吃飯呀。”

“還好。”她無所謂的聳聳肩,彷彿冇把這當回事。

“您這樣是不行的,身體纔是......”

話還冇說完,一陣急促的救護車聲音傳來,打斷了田笑笑的話。

薑晚皺起眉頭,朝她看去,“去看看病人情況,有冇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好,這就去!”

五分鐘不到,田笑笑便小跑著進了薑晚辦公室,“Dr.薑,您快去看看吧,病人情況非常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