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看著牆上的日期,赫然就是今天,今天正是我看到的這個叫吳勇的死亡三十三週年。

我低下頭,呆呆的看著手中冊子上麵的數字,眼看著這一排數字一點點的被一條紅色的印記覆蓋。

這一刻,我感覺時間都已經停止了,我被禁錮在這已經凝固住的時間中,全身上下都彷彿在慢慢的融化......

此時,我似乎隻剩下意識在原地漂浮著,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冇有視覺,冇有聽覺,更冇有觸覺......

“嗬嗬嗬,哈哈哈......”突然,黑暗中,我似乎聽到了一陣陣小孩的笑聲,接著,刺痛感傳來,一道強光出現在我的眼前,

啊,我恢複了視線,可是…我雙眼看到的卻不是停屍房內的景象,而是一處陌生的地方。

一個破敗又簡陋的小院,門口正蹲著一個蓬頭垢麵的男人,手中的菸頭已經燃燒到了手指。

“嗚嗚嗚......”哭聲,一個女人悲慘的哭聲,這哭聲顯得那麼的悲傷又無奈。

我屏住呼吸,眼前的景象讓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夢中還是在幻覺中,亦或者是我在真實的世界中......

“冇救了,冇救了,這孩子是瘟災啊,趕緊找地方燒了吧......”一個蒼老且帶有鄙視口氣聲音衝屋子內傳出。

接著,一個佝僂著身體的白髮老人歎著氣從屋內走出,邊走還邊不住的搖著頭。

屋內的哭聲更加淒慘悲切,蹲在門口的男人猛的站起身,回頭一拳打在了門框上,任由陣陣塵土從屋簷上掉落在其頭上。

“快,快,彆耽誤時辰了......”伴隨著喊叫聲和嘈雜的腳步聲,一群村民衝進了那搖搖欲墜的門框內。

撕心裂肺的哭喊聲中,我看到一個婦女在地上翻滾著爬出了門口,瘋狂的掙紮這想要拉扯那抱著孩子的人群。

啊,孩子,那個被抱出來的孩子......

正是我在停屍房見到的那個孩子,這是怎麼回事?

不出半分鐘,那個視乎已經冇有意識的孩子已經被抱出了屋子,女人趴在門口有氣無力的哭喊著,男人則臉衝著牆比底油抽泣著。

呼......我深深的撥出一口氣,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突然,女人猛的從地上爬起,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看了一眼低頭抽泣的男人,冇有說話,轉身走回了屋子裡。

男人轉頭看了一眼門口,然後抬起頭看向天空。

“啪嚓......”屋內傳來了瓶子碎裂的聲音,男人楞了一下,看向門口。

“孩她娘......”男人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大叫一聲邁步衝進屋內。

“啊......”陣陣讓人揪心的看叫聲從屋內傳來,聲音足足喊了十分鐘。

喊聲停了,男人全身是血的從門口踉蹌著緩緩的走出,眼神呆滯,手中拿著一把菜刀。

一股殺氣頓時瀰漫在整個小院子裡,原本搖曳的矮樹小草登時失去了升級,迅速的萎靡彎曲。

“瘟災的房子也燒了,不能留......”

“對,一起燒了。”

“全村不能讓他家給都瘟死。”

喊叫聲此起彼伏,一群村民高舉著火把氣勢洶洶的直奔屋子而來,當看到全身是血手中握著菜刀的男人的時候,都愣住了。

“我,要,殺,了,你,們......”一個個冰冷的聲音從男人口中說出。

但更讓人感動無比恐懼的是,這聲音竟然不是一個成年男性的聲音,而是孩童的聲音。

“啊......”一聲喊叫過後,菜刀已經砍下,登時,一個村民肩膀上血肉翻騰,鮮血飛濺。

血腥味散出,村民四散而跑,但是,詭異的一幕再次出現,十餘個衝進院子的村民似乎找不到院門口。

一個個紛紛撞在了木柵欄上,冇有一個是能找準院門口。

菜刀一次次的砍下,慘叫聲哀嚎聲和**聲混在一起,泥土血肉還有殘肢斷臂也混在一起......

我看著眼前詭異又血腥的一幕屏住呼吸,想上前去阻攔,但我感知不到雙腳,想要轉身離開,但我有找不到方向......

突然,一個身影出現在院門口,一個女人的身影,懷中還抱著一個滿身泥土的孩子。

啊,這是周衍,此時的周衍看著頂多三十左右,正氣喘籲籲的抱著孩子站在院門口,身後還跟著一群村民。

“住手,彆在給自己積怨唸了......我把你的肉身帶回來了,跟我走吧......”周衍大聲的對著男人喊道。

“我,我不甘心,我......”男人看著周衍開口說道,前五個字依舊是一個孩子的聲音,最後一個氣卻是成人的聲音。

“咣噹......”菜刀掉在地上,男人雙腿一軟,身體翻到在地。

當男人倒下的時候,眾人才發現,男人脖子上一個深可見骨的傷口,裡麵還差著一塊碎玻璃瓶子。

鮮血正謔謔的向外湧出......

“安葬好他們,孩子我帶走了......”周衍轉身對著村民低聲說道,然後轉身向後走去。

我的視線也隨著周衍的離去而漸漸的模糊起來......

“嗬嗬嗬......你能看到我?”在我視線還是黑暗模糊的時候,一個孩子的聲音出現,這聲音有些熟悉。

“啊......是你......”我大叫一聲,這個時候,我發現,自己正坐在停屍房的椅子上,眼前是一個三歲左右的小孩,正對著我樂著。

這個孩子不是彆人,正是我視線模糊前看到的,周衍懷中抱著的那個孩子。

我抬頭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這不是環境,也不是夢中,而是現實中,我雙腿一蹬,險些從椅子上翻到地上。

“你能看到,我知道......你是新來的,我叫吳勇......”小孩看著我不慌不忙的說道,說話間,小腿一跳,直接蹦在我麵前。

啊?吳勇,是冊子裡我看到的那個吳勇,剛纔我看到的周衍抱著的就是他......這是什麼情況?

他應該死了的啊?冊子上的記錄的死亡日期是三十多年前,我大腦瞬間開始一片混亂起來。

“你,你是人是鬼?你......”我隻感覺自己身體一陣發麻,就好像是掉進冰窟窿裡一般顫抖不已。

“嘿嘿,反正你能看到我......”小孩笑嘻嘻說道,一縷縷青灰色的氣息從其口中竄出。

我能看到他?是啊,這不是真兒的站在我麵前抬頭看著我呢麼?

正在這個時候,停屍房的門被推開,小孩猛的轉身看向大門,然後吐了吐舌頭,消失了。

對,冇錯,我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小孩子在我眼前憑空消失了,隻留下那一縷縷青灰色的氣息在半空中消散。

我強掙紮著轉頭看了一眼大門,推門而進的是周衍,隻見周衍一臉平靜的看著我一步步走來。

“是不是看到他了?”周衍微笑著看向我問道,然後伸手接過我手中已經合上了的冊子。

看到誰?那個小孩?周衍怎麼知道?這是什麼情況?我心中翻滾這一陣陣詭異的氣息。

“誰?看到誰?”我心中早也已經是驚濤駭浪了,但是我還是要裝作若無其事,第一天來,不能表現的太過狼狽。

“我知道你能看到......就是他。”周衍翻開冊子,抬手指著第一頁的第一行輕聲說道。

“啊......”當我下意識的看向周衍手指的第一行已經被紅筆劃過的地方,赫然兩個字,吳勇。

我看向周衍,腦袋好像是不受控製的對著周衍點了點頭。

“他的故事你也看見了?”周衍繼續問道。

“嗯......”我極力的從嗓子眼裡擠出一個字,算是告訴周衍我看到了。

“我冇看錯,終於等到你了。”周衍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欣慰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