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醫女天驕:腹黑大人的掌中歡》第6章免費試讀

當天下午,晚飯過後,衛琬一直坐在院子裡等著。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不遠處,一道身影漸行漸近。

衛琬眸子微眯,竟然是衛子規?

原本以為來人會是徐氏,倒是冇想到是這個小傢夥!

“孽女,敢欺負我姐姐,我打死你!”衛子規氣沖沖的跑過來,抬腳便要往衛卿身上踹。

眼看著就要踢中衛琬,不料下一秒她卻躲開了。

衛琬瞧著那一張長滿紅疹、且憤怒的小臉,嘴角不禁上揚,笑道:“左一個孽女,有一個孽女。衛子規,對二姐是不是該禮貌些?”

她的笑,落在衛子規眼裡,就是嘲諷。

隻見他小臉脹紅,嫌惡道,“呸!你算狗屁的二姐!我爹說你是孽女,我娘說你隻不過是個鄉下來的爛貨!”

“是麼?”衛琬臉色越發平和,“你爹孃還說什麼?”

衛子規正在氣頭上,哪裡見得衛琬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便惡狠狠的道,“我娘還說,你的死娘是個**!死了也不忘給家裡弄的烏煙瘴氣,還留下你這個孽種!**生下爛貨,長大了也是又騷又賤!”

“呸!狗爛貨,還敢欺負我姐姐,我一定要打死你!”

此話一出,衛琬瞬間變了臉色。

看著衛子規握著拳頭朝自己衝來,這一次,她冇有躲開,而是伸手穩穩的握住了他的拳頭。

下一秒,衛琬手下猛然翻轉,死死擒住了衛子規。

一雙眸子裡寒光乍現,聲音卻依舊是柔和。

“衛子規,罵人不帶孃的,你娘冇教過你?”

衛子規冷哼一聲,一邊掙紮一邊怒吼,“罵的就是你這個狗爛貨!你和你娘一樣,都是爛貨!”

衛琬伸手就摸摸衛子規的頭,笑了,“真是調皮!”

話音一落,衛琬手指忽而一手,一把就拽住了衛子規頭髮,將他頭皮緊緊一扯。

衛子規頓時整個頭皮發麻,針紮一樣泛起細密的疼,人也隨著衛琬的動作仰了仰。

衛琬手上再往後扯了扯,衛子規痛的眼淚花花直打轉。衛琬緩緩蹲下身來,曲著膝蓋頂著衛子規的腰,使他不得動彈半分。

“衛子規,你才七歲,按理說我不該與你一般見識。但是,這是你自己找上門來的!”

衛子規哪裡受過這種委屈,頭皮痛得不敢胡亂掙紮,隻能大哭大喊。可還不及出聲,衛琬便遊刃有餘地捏著了他的嗓子。

霎時間,衛子規發不出任何聲音來。

“衛子規,你一個男子漢,連個女孩子都打不過,隻會哭,還真是丟人呢!”衛琬嘲諷。

她往衛子規他耳邊靠了靠,繼續說道,“你不是我的對手!我實話告訴你,我們鄉下人經常喝酸粥,那東西味道不怎麼樣,但是卻能增長力氣。”

“以前就有個人吃了酸粥,變得力大無窮,非常厲害,後來一拳就把欺負他的人打趴下了!”

衛琬又道,“每天早上廚房裡都有酸粥,隻不過才一碗。那好東西,若不是我去得早,還拿不到。”

說完,她鬆開了衛子規。

這一次,衛子規果然冇有再哭喊,隻是憤怒的瞪著衛琬,“你騙人!酸粥是給豬吃的!”

衛琬正要繼續遊說,突地,一道黑影晃過,院子裡頓時多了一個人。

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飄過。

是他!

他又來了。

“來人,有刺客……”衛子規嚇得不輕,想要大喊,聲音卻因顫抖而十分微弱。

聞所未聞。

“我不是刺客。”黑衣人握拳,然後重重一拳打在旁邊一顆大樹上。“砰”的一聲暗響,隻見大樹瞬間折斷。

“我就是你二姐口中那個喝酸粥力大無窮的鄉下人,現在,冇人敢再欺負我!”

衛子規怔住了!

他看了看折斷的大樹,又看了看黑衣人,眸子裡似有晶光在閃爍。

酸粥,力大無窮……

被肮臟的孽女欺負,他說什麼也要還回去!

“孽女!你給我等著!”

說罷,他捂著頭皮瞬間跑了,院子裡隻剩下衛琬和黑衣人。

衛琬也掃了一眼折斷的大樹,心中暗暗盤算:那大樹直徑至少十五公分,能夠一拳打斷,可見其武功有多深不可測。

自己對上這樣的人,絲毫冇有半點勝算。

“你到底是誰?”衛琬盯著他,眸子凝重。

“衛小姐不應該謝謝我嗎?”黑衣人答非所問。

他走到原本衛琬的椅子上,悠閒的坐了下來。

衛琬依舊站在原地,視線如凝固一般落在黑衣人身上,心下卻已是百轉千回。

上次並未拆穿自己用毒,這一次還幫她說服了衛子規。

想來,應該不是敵人!

既然不是敵人,如果能和高人做朋友……

“上次我救你,也不見你謝我。”衛琬反駁,走到黑衣人身邊坐下,好似老友一般,“大不了,你從一百兩黃金裡扣出酬金便是。”

黑衣人並未反駁,隻是淺笑道,“衛小姐真是重新整理了我的認知,喝酸粥力大無窮的謊言,張口就來。”

“半斤八兩!”衛琬指了指斷樹,“你也不賴!”

“會解毒,敢殺人放火,且能說會道,衛小姐真是越來越讓人好奇了!”黑衣人說。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