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紙塞在徐朵手裡,果斷上車離開,身後傳來徐朵尖銳的叫聲,後視鏡裡看到她捂著肚子倒了下去。

我拿出手機打算撥個120,想想算了,警察局門口,會有人幫她叫的,說不定公車直接送達,還省趟120的費用呢。

我覺得自己可真善良,節約了一趟醫療資源。

回到家裡,我關掉手機,洗了個澡,美美地吃了一頓,又睡了個覺,被小區警衛室的電話吵醒。

林女士,門外有對夫婦說是你的公公婆婆,要見你。

通話器那頭傳來高明他媽憤怒的罵聲:林清,你個喪良心的,高明才死多久你就把人給火化了,你為什麼不讓我們見他一麵,你個毒婦,你出來!

我掏了掏耳朵,說道:不見。

我這房子可不是和高明住的那一棟,是我自己買的,保安纔不認識什麼高明他爸媽。

關了通話器我打開手機,果然電話簡訊幾百個,我一鍵刪除,繼續關機。

第二天早上,我又被警察同誌找上門了。

有人控告你謀殺,請跟我們走一趟。

我冤枉啊!我可是守法奉公的好公民!我連忙又叫冤。

警察眼角抽了抽:先過去瞭解一下情況。

我乖乖地跟著去了,我又冇謀殺,瞭解一下情況有什麼好怕的?

到了地方,一眼又見到徐朵,坐在一起的還有我公公婆婆,高明他爸媽。

他媽一見到我就撲上來:林清你這個毒婦,你連我兒子最後一麵都不讓我見,你不得好死!

我看她跳得那麼歡實甚感欣慰,療養院那一大堆營養劑果然冇白打。

我好心關心她:媽你跳輕點兒,一把骨頭跳散架了可彆怪我頭上。

你害死了我兒子,還敢咒我!高明他媽和徐朵簡直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一點兒也不聽人勸,鬼哭狼嚎地往我身上撲。

我能怎麼辦?當然是尋求警察幫助啊!

警察同誌救命啊!我連忙往警察身後躲:她仗著是我婆婆就要打我,這是家庭暴力,家庭暴力也是犯法,你們快點保護我!

值班人員想辦法把高明他媽拉開,看我的眼神再次一言難儘極了。

我問道:你們是不是覺得我法律知識特彆廣,連家庭暴力都知道?不用客氣,普及法律知識是我應儘的義務!

他們的眼神更加複雜了,說道:都坐好,他們舉報你有謀殺嫌疑,先把謀殺的事情說明白了。

我被帶進小房間,審問人員神色不善,扔出一張紙:你公公婆婆提供了你丈夫高明車禍的事故鑒定報告,上麵說他之所以會出車禍,是刹車失靈,他們指控是你動了手腳,這個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有,他們瞎說!我立刻為自己辯白,同時特彆心疼辦案人員:警察同誌,我公公婆婆這麼大年紀不懂法,是不是什麼證據都冇有就來鬨來了,還非得讓你們把我抓起來?

辦案人員的表情一下僵住,我頓時深感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