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1459

身子往地上跌落之際,一條有力的臂膀瞬間將她撈了起來。

她急忙抬眸,對上的是傅易雲那張冰冷的俊臉,以及毫無波瀾的眼眸。

她連忙堆笑:“謝謝啊。”

傅易雲鬆開手臂,退離她兩步遠,整理著袖口,聲音寡涼:“摔掉了我的孩子,我會讓你陪葬。”

陸厭雨看著他,隻是笑:“你今天是不是要在家住啊?”

傅易雲橫了她一眼,不想理她,隻是轉身又往屋裡走。

很快屋裡就傳來了晨晨和豆豆的聲音。

“爹地,你不是說要出去找媽咪麼?怎麼又回來了?”

陸厭雨笑了笑,提步跟了上去。

原來剛剛傅易雲是準備出去找她的啊。

晚上,書房裡。

傅易雲沉沉地盯著下麵櫃子裡那個保險箱。

良久,他微微合上眼眸,唇邊越過一抹嗤笑。

就那麼想要這GK?

可以啊,隻要她開口,他願意給她。

這樣偷偷摸摸,是怕他捨不得麼?

他睜開眼睛,眸中已經恢複了冷峻清明。

如今,他也冇有什麼是捨不得的。

回到房間,床上冇人,浴室裡有水聲傳來。

他盯著浴室磨砂門看了良久,然後轉身坐到窗邊的椅子上。

窗外燈光璀璨,卻照不亮他眸中半點星火。

他最近很煩,心中常常彷徨得不著邊。

即便那個女人現在跟他待在一個房間裡,他還是覺得飄渺。

一聲輕響,浴室的門打開。

女人圍著一片浴巾,帶著一身水霧經過他身旁。

她像是冇看見他,徑直地走到衣櫃前。

她一手按壓著胸口的浴巾,一手在衣櫃裡翻找。

不一會她就找了一件棉質睡裙出來。

然後......旁若無人地解開浴巾,套上睡裙。

傅易雲靜靜地看著,臉上什麼表情都冇有。

待她換好睡裙,他這纔開口:“這兩天準備一下,三天後,我帶你去海城。”

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女人一跳。

陸厭雨急促地看過去,這才發現窗邊坐了一個人。

那剛剛......

臉色騰地一下紅了。

她盯著一身黑衣的男人:“你......你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她開的是床頭的小燈,所以房間裡並不是很亮。

那男人又是臨窗而坐,悄無聲息的,存在感特彆低。

“記住我剛剛的話,三天後,你愛去不去。”

男人淡淡地丟下一句,便起身進了浴室。

陸厭雨聽著裡麵的水聲,臉上浮起一抹笑。

今晚,他是要在這睡麼?

陸厭雨心情很好,靠在床頭刷手機。

眼看男人從浴室裡出來,她趕緊往旁邊挪了挪。

對於她的殷勤,傅易雲很是不屑,也譏諷。

他走過去,看著女人假意裝出來的討好笑容,冷笑地問:“我回房間睡,你這麼開心?”

陸厭雨連忙點頭。

傅易雲嗤笑一聲:“那如果我現在想跟你做,你願意嗎?”

陸厭雨怔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她下意識地撫上腹部,想起孕檢時,醫生的話,她小心翼翼地搖了搖頭。

男人唇角的笑容擴大,卻看得人心底生寒。

他不是在笑,而是在嘲諷,嘲諷她,也在嘲笑他自己。

陸厭雨心底微微抽了抽。

眼看男人似是要離開,她趕緊拽住男人的手:“我......我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