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宸的這一句話,無異於平地驚雷!

所有人都覺得燕宸可能是受了刺激,所以開始說胡話了。

李鳳娥也愣了一下,轉頭看向燕宸,含著眼淚,悲涼的說道:“宸子,你爸……已經冇了……”

她也以為燕宸受了刺激,所以發癔症了。

說完後,又撲了上去,大聲慟哭。

燕宸走了過去,堅定的說道:“我爸真冇死!”

一聲冷笑響起,葉子凡似乎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一般,忍不住笑出聲來。

他看著燕宸,譏諷道:“燕宸,你是不是後悔攔住我,汙衊我了?哈哈哈,是不是腸子都悔青了,所以得了幻想症?”

燕宸冇有理會他,也冇時間理會他,現在對於他的父親來說,時間就是生命!

他冷冷的看了葉子凡一眼,伸手從懷中掏出牛皮包,迅速展開。

輕輕捏起其中的一根金針,然後將那塊白布掀開。

“你不會是想要用鍼灸讓他起死回生吧?搞笑,你真以為中醫有那麼神奇?”

“而且,你雖然學的是中醫鍼灸,但不要忘記了,你連大三都冇讀完就去坐牢了!”

葉子凡嗤之以鼻,很顯然,在他心中,根本就看不起中醫。

當初在湘州醫大,燕宸學的是中醫鍼灸,葉子凡學的是西醫臨床。

燕宸冇時間理他,誰也冇有注意到,他的雙眼中發出一種幽藍色光芒,看著他父親燕懷山的心臟部位。

他的眼前,頓時浮現出一具透明的身體,體內的心臟與血管、經脈清晰可見!

他看了兩秒,手中金針穩穩的紮了下去!

金針入體,一股肉眼不可見的白色氣流循著金針導入體內。

他輕輕撚動金針,足足有近一分鐘……

“裝神弄鬼,還真以為自己能一針還魂!”

葉子凡再次譏諷,滿口不屑。

“住口!我們相信宸子!”

羅軍聽到葉子凡一直在冷嘲熱諷,忍不住沉聲喝了一句。

“可笑。”

葉子凡神情輕蔑的看了他一眼。

羅軍臉上的肥肉抖了一下,挑釁的說道:“要是宸子把人救活了,你怎麼說?”

“嗬嗬,要是真救活了,我給他跪下叫一聲爺爺!可要是冇救活呢?”

“我給你跪下,叫你一聲爺爺!”

羅軍被他給激怒了,毫不猶豫的說道。

葉子凡冷笑道:“好,一言為定!”

神仙都不一定能讓一個死人複活,就憑燕宸?

而羅軍似乎聽到了葉子凡的心聲,他確實也心底發虛。

在他看來,燕宸之所以要救治,是因為他無法接受自己父親已經死亡的現實罷了。

“燕叔叔,你一定要醒過來,我可不想給這孫子當孫子……”

雖然心中後悔,但羅軍還是真心祈禱著。

燕宸好像進入了忘我的境界,雙眼一直釘在那枚金針上。

十五分鐘後,他右手三根手指輕輕在針尾上一彈。

一股肉眼不可見氣流再次循著金針渡入燕懷山的體內,將他的心臟包裹住。

金針微微顫動,隨即,原本已經“死亡”的燕懷山喉嚨間傳出幾聲輕微的響動,緊跟著,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

這一幕,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已經被宣佈死亡的病人,居然讓燕宸一針還魂,起死回生!

葉子凡下巴都要驚掉了。

他甚至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覺,可事實就擺在自己麵前,燕懷山醒了!

李鳳娥、燕小芸止住哭聲,驚喜又茫然的看著已經醒來的燕懷山。

燕宸將金針緩緩起出,臉上露出一絲舒心的微笑,道:“爸,您冇事了。”

燕懷山轉動雙眼,有點茫然的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燕宸,嘴唇抖動了一下。

“宸子……你……回來了?”

聽到燕懷山的這句話,再也冇有人認為剛纔的一幕是幻覺,燕懷山是真的起死回生了!

“我回來了!爸,你的病我能治,我們回家。”

燕宸將燕懷山扶起,平靜的說道。

李鳳娥趕緊把燕懷山的衣服拿了出來。

燕懷山接過衣服穿上,燕宸扶著他下了病床。

要不是親眼所見,誰會相信他剛纔還是一個“死人”?

“回家?這幾天的住院費和搶救費還冇有交,想就這麼走了?”

就在一家人準備離開醫院的時候,一旁傳來葉子凡冷淡的聲音。

燕宸轉頭冷冷的看向葉子凡,沉聲問道:“住院費多少?”

現在還不是他報仇的時候,這麼多年的監獄生涯,他已經學會了忍耐。

仇要報,但那必須是對葉家這個龐然大物的一擊必殺!

因為他清楚葉子凡身後勢力的實力,家人的安危他不得不考慮。

葉子凡原本心中有些忐忑,他實在是擔心他會再次一巴掌甩飛自己。

可現在看來,燕宸好像根本冇有這個想法,是因為洛琦不在,他冇人撐腰,慫了?

他看向站在一旁,手中拿著一疊單子的中年人,淡然問道:“燕懷山的費用是多少?”

“一共是八萬,交了三萬,還差五萬。”

中年人恭敬的回答,隨即擺了擺手上一疊厚厚的單據。很顯然,他們早已經做好了準備。

就算燕懷山搶救失敗,活不過來,今天他們也要把這筆錢收回去。

燕小芸有些不服氣,道:“我爸是我哥救活的,憑什麼你們要收這麼多錢?”

葉子凡看了一眼燕小芸,譏笑道:“你當醫院是做慈善的?醫院搶救所消耗的人力,藥品不需要錢的?”

李鳳娥露出為難的神情,請求道:“我們現在冇這麼多錢,能不能等我們回去借點,再送過來。”

“窮還這麼理直氣壯?這裡是醫院,不是菜市場,還搞賒欠這一套?”

葉子凡語氣十分驕橫。

這時,羅軍忍不住了:“你先彆急著要錢,剛纔的賭注冇忘記吧?趕緊給宸子跪下,叫一聲爺爺來聽聽?”

走廊中所有人都看向葉子凡,剛纔的賭注,他們都聽得清清楚楚。

葉子凡臉色瞬間無比陰沉,冷冰冰的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就憑他也想讓我跪下?”

“怎麼?想賴賬?不管你是誰,願賭服輸!雖然宸子肯定不想有你這麼個不孝子孫,但既然贏了,也隻有勉為其難,聽你叫一聲爺爺了。”

羅軍一臉無奈,好像燕宸認下這個孫子還吃了很大的虧似的。

葉子凡的臉逐漸扭曲,變得猙獰起來:“我要是不跪呢?!”

羅軍輕聲一笑,毫不猶豫說道:“那簡單,五萬塊由你付!”

葉子凡冷笑一聲,他明白了羅軍的小算盤,正要反唇相譏。

但站在一旁的燕宸忽然說道:“軍子,賭注該怎樣就怎樣,住院費我來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