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侃侃而談的兩人,南宮伊總覺得方明那句話頗有深意。

等兩人聊天結束,魏自清朝著她走過來時,她下意識的問道:“你跟那位下落不明的暮太太認識?”

“我跟暮先生交情不深,頂多算點頭之交,怎麼可能有機會認識暮太太?”

儘管魏自清不動聲色,但她還是在他的眼神中捕捉到一絲慌亂。

南宮伊篤定魏自清撒了謊,可她並冇有急於拆穿他,隻是淡淡道:“喔,原來是這樣啊,那方明為什麼說你得償所願了?”

“他誤以為我抱得美人歸,不就是得償所願了麼?”

南宮伊飲了一口紅酒:“這人還蠻有意思的。”

魏自清將她手中的紅酒換成了果汁:“你胃不好,少喝點酒,實在忍不住了就喝點果汁。”

南宮伊像是在賭氣,仰頭將紅酒喝光:“魏自清,我不需要你的假仁假義。”

魏自清的心口像是插了一刀,悶悶的疼,他猛然攥住她的手腕:“伊伊,我恨不得把心掏出來給你,難道對你還不夠好嗎,你究竟還想讓我怎樣?”

南宮伊揚起那張被燈光斑駁的臉,冷漠的看著他:“魏自清,你明明知道我的過去,卻不告訴我,讓我像一個小醜一樣的在困局中掙紮,而你卻作為旁觀者在一旁看戲,如果這就是愛,那這份愛太過自私,也太過窒息,我南宮伊不需要!”

魏自清的眼眸中滿是破碎的情緒:“伊伊,對不起......”

“看來你還是不想說,算了,我自己會找到答案!”

南宮伊將他甩開,踉踉蹌蹌的朝著樓上走去。

大概是喝了太多紅酒的緣故,她的頭腦有些昏沉,腳步也有些虛浮。

此時一雙手扶住了她:“南宮小姐,小心。”

南宮伊透過朦朧的雙眸,看到了一雙俊美的臉,那雙眼眸透著風流恣意。

“多謝了。”

她隨即抽回了手。

男人似是陶醉的聞了聞手上的餘香。

看到南宮伊回到貴賓室後,他直接推門而入,順手將門上鎖。

南宮伊以女王般慵懶的姿態看著緩緩走來的男人。

“肖放,今年最火的綜藝之星,隻可惜簽了新公司後被雪藏,一直冇有在舞台上露臉的機會,偏生這個圈子更新換代極快,你的榮耀,你的光環,也很快被塵封。”

肖放停住了腳步,他冇有想到對方竟然這麼快就揭了他的老底。

他笑著坐在了她的對麵:“那南宮小姐猜一猜我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南宮伊換了個舒服的坐姿:“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是衝著我南宮家族的名號來的,畢竟一個藝人如果跟世家大族掛鉤,便意味著身價的水漲船高,從你的角度來說,你想藉機製造跟我的緋聞,從而博取流量,企圖以這種聲勢浩大的方式回到公眾視野之中。”

說話間,她起身走到窗戶旁,猛然將窗簾拉開,赫然看到窗戶對麵的反光,已經有人將攝像機對準了這裡。

肖放眯了眯眼睛:“外人都傳言南宮小姐是聰明人,果然是傳聞不如一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