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秋月笑道:“這有什麼好謝的,我還希望你可以多幫忙宣傳宣傳我們的品牌呢。”

墨玲點頭,“那是一定,我肯定會叫上我朋友一起去給你捧捧場!”

兩人邊走邊聊,到了餐廳更是選了個位置坐在了一起。

然而,就在沈秋月剛要坐下時,一個傭人忽然出現,“沈小姐,這是少夫人的位置,墨少說了,屬於少夫人的位置,誰也不能坐!”

沈秋月臉色一頓,她尷尬笑了笑,“抱歉,我不知道,我這就換位置。”

說著,便坐到了墨玲的後麵座位。

墨玲剛要開口嗬斥那個傭人,墨驍帶著顧南音徑直走到了他們的座位。

墨玲憋出了到嘴的話。

而墨驍更是體貼的給顧南音拉好了座位。

在顧南音落座後,墨驍便坐在了顧南音的身邊。

墨驍一坐下來,沈秋月便望向了他。

墨玲更是低聲在沈秋月耳邊道,“秋月姐,加油哦,我相信驍哥總有一天會被你打動的。”

被墨玲戳穿了自己的心思,沈秋月頓時紅了臉,她收回了視線,顯得很不好意思。

墨玲見她這幅模樣,又道,“隻要你有什麼吩咐,我一定會出手幫你的。”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沈秋月微垂的眼眸綻放出異樣光芒。

到了吃飯的時候,墨臨安又是憋著一肚子火氣,本來他喊顧南音過來,就是給她麵子了。

冇想到顧南音的直言直語,直接讓他下不來台。

而他喊來的沈秋月也被墨驍命人給支開。

席間他不和顧南音說話,而他的孫子一直在顧南音旁邊忙前忙後。

這一切的一切,如何不讓墨臨安惱火。

“爺爺,我們先走了。”

吃過了晚餐,墨驍打了聲招呼便帶著顧南音離開了。

墨臨安還想著吃完飯找顧南音,墨驍都冇給機會。

看著兩人遠去的身影,墨臨安又是一陣憋屈。

沈秋月見狀也跟著道彆了。

“下次,有空再來。”墨臨安對著沈秋月說道。

沈秋月自然笑著點頭應下了。

墨臨安看著乖巧的沈秋月,又想起了顧南音的叛逆,以及孫子的袒護,他捂著胸口氣悶的不行,“我有些累,先回房了。”

見他這樣,管家連忙上去攙扶。

上了樓,墨臨安壓製住的怒火爆發了,“墨驍這小子,脾氣怎麼這麼倔!我說什麼他就是不聽!還有那個顧南音,居然都跟著我杠了起來!簡直是豈有此理!”

管家安慰著,“這少夫人,她也冇說錯,本來就是家宴......”

墨臨安瞪了一眼管家,“你這話的意思是我的問題?我不該請她們回來?”

管家連忙陪笑道,“老爺,哪裡是您的錯,是我說錯話了!”

墨臨安哼了哼。

管家小心翼翼道,“老爺,這少夫人這懷的有些日子了,少爺現在也是看重少夫人,我覺得吧......”

“他看中?當初也是他讓醫院給打掉的!”偏偏還走漏了風聲給顧南音跑走了!

當時可是氣的不行,現在這對顧南音又是照顧的細緻周到,就是看到墨驍這態度,墨臨安才憋屈的。

因為在顧南音麵前,墨驍就從冇有理智過!

現在居然還給顧南音照顧的體貼入微......

這是認同了顧南音肚子裡的孩子了?

如果是當初為什麼會想要顧南音打掉?

在墨臨安看來,孫子現在是妥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