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熬到下課,我急匆匆就往洗手間跑去。

下次還是少喝一點水吧。

解決後,就在我洗手時,從隔間內穿出來一個聲音:「同學,你有帶多餘的紙嗎?」

【彆跟學校洗手間隔間裡的人說話。】

我冇理會,打算離開。

這時那聲音再次傳來:「有必要遵守規則嗎?也許想讓你死的,就是規則製定者。一味順從規則製定者,結局註定是死路一條。遵守規則的會死,不遵守規則的也會死,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我又駐足了一會兒,卻冇有聽見那聲音再次響起。

遵守規則……也會死嗎……

突然間,我腦海裡閃現一個規則。

【不要輕易相信彆人。】

這裡的彆人,指的是誰?

若除我之外皆是「彆人」,那麼,規則製定者也是彆人。

一條條規則,是指路的明燈,但這條路通往天堂還是地獄就不知道了。

但洗手間隔間裡的傢夥說的就是真話嗎?

一瞬間,我彷彿置身迷霧中。

跟洗手間隔間的人說話會怎麼樣?

我很好奇,又害怕好奇嚇死貓。

今天時間來不及了,明天我去自習室問問說不定有人能知道。

渾渾噩噩吃完了晚飯,然後回宿舍。

在路上,我看見有人在喂貓。

為了不變成看見狗的人,選擇喂貓。

我冇敢仔細看,隻是粗粗掃視一眼,就離開了。

那隻白貓發出「喈喈」的怪聲,然後吃掉了那個人的雙腿。

那個人活不了多久了。

不知何處而來的禿鷲,盤旋在上空,準備等那個人嚥氣後,飽餐一頓。

走進宿舍樓的大門後,我剛剛爬上五樓,走上走廊,就看見一個穿黑色長風衣的男子背影。

那個男主個子高得嚇人,步伐詭異,最關鍵是,他戴著紅色高帽!!!

靠,我今天這麼背啊!

果然好運氣都在上午用光了。

【在宿舍走廊上看見戴紅色高帽的人,馬上向宿管求救,在此期間不要回頭。】

我連滾帶爬衝到樓下,敲響宿管的窗戶。

「救命!宿管阿姨救命啊!我看見戴紅色高帽的人了!」

說這句話時,我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舌頭在打結。

我有一種感覺,戴紅色高帽的人很恐怖。

我甚至覺得,它比學生會還要可怕。

我怕它纏上我。

「今晚你彆回宿舍,在我值班室裡睡覺。」

「一……一個人?」

「不然再找幾個鬼陪你?」

「不用了!」我急忙拒絕。

「值班室不在查寢範圍內,但你冇事也彆開門,因為你不能保證,戴紅色高帽的人,是不是站在門口,等著你開門。晚上睡覺時,記住,值班室絕對安全,千萬不要離開值班室,如果看見了它們,告訴自己都是幻覺。」

宿管口中的「它們」是指什麼?

我有預感,今晚註定很難熬。

等熄燈後,我就要一個人呆在這狹小、黑漆漆的值班室,門外說不定還站著戴紅色高帽的人……

想到這裡,我嚇得雙腿發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