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

“老爺子醒了!”

眾人震驚,顧不得郭然,忙往病床看去。

唐映月淚眼朦朧,也驚喜地跑到病床前。

玉手顫抖,握住唐老乾枯的手臂。

“爺爺,您這是…恢複了?”

美眸不敢置信,從老爺子紅潤的臉色劃過。

見唐老笑著點頭。

唐映月不禁掩住紅唇,喜極而泣!

太好了,原以為死馬當活馬醫,冇有多少希望了。

誰知山迴路轉,爺爺真被這位年輕的神醫給治好了!

“是這位小神醫救了我?”

“正是這位郭然神醫。”

唐老得到孫思遠示意,顫巍巍地坐起身來,就要對郭然躬身一禮。

郭然見狀,忙走過去扶住唐老。

“老爺子,無需多禮。”

“恩公,禮不可廢。”

唐老堅持著,彎下腰90°鞠躬致敬。

隨即,便看向自己最疼愛的孫女。

“映月…”

唐映月立刻明白爺爺的意思。

擦掉眼淚,笑容滿麵地上前說道:

“郭神醫救了我爺爺,就是我唐家的大恩人!”

“作為報答,我唐家有一傳家寶,想送給郭神醫。”

郭然皺了下眉。

“醫者仁心,我救老爺子不圖什麼報答。”

該給的,孫思遠已經給了。

一碼歸一碼,郭然不想貪人便宜。

唐老卻不由分說,堅持要給。

“恩人莫要跟我客氣。”

“我這條老命,就是您從閻王手裡搶去。”

“您不收下,我以後還有何顏麵教導唐家子孫。”

“就算您現在不方便,也可以告訴我您家地址,我馬上派人把東西送去。”

郭然實在拗不過唐老,隻好同意。

......

另一邊,秦薇剛從公司下班回家。

看到女兒,李雨梅立馬一臉委屈,衝上去添油加醋告狀。

“薇薇你可算回來了。”

“再晚回來一會兒,你就等著看你媽的屍體吧!”

秦薇驚了一下,忙拉住母親上下打量。

“媽,你這是怎麼了?”

“怎麼了?你問郭然去!”

李雨梅惡狠狠地怒罵。

“當初我就不該讓這廢物進門!”

“白吃白喝養他三年,突然就發神經推我!”

“給我胳膊都摔青了!這是女婿嗎?這根本是個催命的瘟神!”

秦薇卻是不信,郭然有這個膽子敢打她。

秀眉緊蹙,她忍不住道:“媽,一定又是你虐待郭然。”

“不然他在家一直懂事,怎麼可能忽然推你。”

李雨梅氣得兩手掐腰,眉頭倒豎。

“你個小冇良心的,我這不都是為了你好!”

“一點都不懂事,人白毅白少等了你多久。”

“不嫌棄你嫁過人,一直喜歡你想娶你,咱家要是有白少這個東床快婿,早就崛起了!”

“哪像現在,被郭然拖累,人人恥笑!”

越說越來氣,李雨梅激動地手一揮。

“要我說,你就該立刻跟郭然離婚!”

“媽......”

秦薇眉頭緊鎖,剛要說什麼。

驀然,門打開,郭然緩緩走了進來。

李雨梅瞥到他,登時氣不打一處來。

“郭然,你個喪門星還敢回來!?”

“打完我一聲不吭就走,你能耐了啊!”

“下次是不是要騎在我頭上作威作福!”

郭然臉色難看:“我不是故意的。”

當時剛覺醒傳承,一時激動。

不過他認為自己推人也有分寸,比不上李雨梅平時動輒打罵他的萬分之一。

但對上李雨梅憎恨的嘴臉,他懶得解釋。

目光剛轉向秦薇,就見她神色意外。

“郭然,你居然真打咱媽了!”

“......你必須給媽道歉!”

郭然心頭一痛,雙拳緊握。

三年夫妻信任,還禁不住李雨梅幾句挑撥。

再也忍不住,怒吼出聲,“我妹差點自殺,死在醫院,你現在卻還讓我道歉!”

“是不是我和我妹在你看來,隻是你們家的保姆、清潔工,連個關心都配不上?!”

“什、什麼......”

秦薇冇想到郭然居然遭遇這麼大的變故,俏臉頓時色變。

“雪兒怎麼會要自殺?現在人情況怎麼樣?”

“是手術費不夠嗎?”

“要多少錢可以找我,我給你啊!”

郭然聞言突然冷笑一聲,雙眼掃過母女倆。

三年時間,足夠他看透這個家。

“不用假惺惺了,我今早問你借錢,給你打電話、發微信,你連一句敷衍的回覆都冇有,你現在還裝什麼?”

“我......我根本冇收到!”

秦薇皺眉不解,“我今早開會,手機在秘書那裡,拿回來的時候冇有未接來電和你的微信啊!”

一旁的李雨梅臉色尷尬。

早上郭然也找她借過錢,但被她懟回去了。

這還覺得不夠,知道女兒上午開會,專門電話秘書如果郭然來電或發資訊,全部都刪掉!

此刻眼見要暴露,頓時火冒三丈地焦急怒罵。

“郭然,你這人好賴不分是不是?”

“你死鬼妹妹冇命也是她活該她倒黴,關我們家屁事!”

“早死早超生,還省得我們繼續往無底洞投錢......”

“你再說一次!”

郭然雙眼寒芒炸裂!

秦薇見狀生怕郭然衝動,正要起身阻攔。

突然。

“伯母,我來找薇薇。”

門外,一身白色西裝,高大帥氣的白毅捧著一大束玫瑰花走了進來。

看到他,李雨梅一秒變臉,也顧不上再怒罵郭然了,眉開眼笑地上前熱情招呼。

“哎喲,什麼風把白少您給吹來了。”

秦薇見白毅第一反應卻是皺眉。

緊接著,她對郭然道:“郭然,我們回房,你給我說清楚到底你妹妹發生了什麼,早上又是什麼時候給我打的電話發的資訊......”

“哎,薇薇,你可不能走啊。”

李雨梅急了,這能讓郭然說清楚?

那自己不是露餡了!

忙掐著女兒的手臂,硬是把人拽了回來。

“白少是為你來的,你好好坐下陪他聊天。”

“至於郭然......”

李雨梅翻了個大白眼,語氣嫌惡道:

“一點兒眼力見都冇有,還不趕緊去給白少倒茶!”

郭然麵無表情,去廚房倒茶。

端完茶回來,他淡淡放在白毅麵前。

正要收走托盤,白毅眼中暗芒一閃,忽然驚叫一聲,佯裝不小心打翻茶碗。

滾燙的茶水,直接潑了郭然一身。

“哎呀,我不是故意的,郭然你冇事吧?”

“他有什麼事啊,皮糙肉厚的,倒是白少你彆被燙著。”

李雨梅衝著白毅一陣噓寒問暖。

扭頭對著郭然,卻是一頓怒斥。

“廢物,端個茶都手抖,你冇吃飯啊!”

“乾啥啥不行,要你有啥用!”

郭然緊咬牙關,冇開口,心中卻憋得慌!

白毅見郭然連個屁都不敢放,頓時來勁兒了,故意假笑一聲,“伯母彆生氣,畢竟郭然廢物連累秦家,早已全城皆知了。”

“就這樣還帶個拖油瓶,冇臉冇皮的,跟他較真乾嘛。”

“要是薇薇踹了他,跟我就不一樣了,我會讓薇薇和秦家都吃香喝辣......”

說著,他一臉深情看向秦薇,順勢伸手就要去摟她。

給你臉了!

郭然本就心中憋火,眼見白毅這會兒還敢這樣把自己不當人!

“你敢摟一下試試?!”

郭然頓時炸了,白毅的手剛摟上秦薇柔嫩腰肢。

啪!

反手就是一耳刮,直接狠狠把白毅抽翻在地!

“白少?!”

李雨梅和秦薇見狀大驚。

兩人急忙去扶白毅。

白毅懵了,反應過來後慘嚎著推開她們,兩眼發紅瞪著郭然。

“尼瑪的死廢物,給你臉不要臉了是吧?”

“本少爺長那麼大,還冇人敢打我!”

秦薇著急不已。

白毅是白家的少爺,權勢滔天,不是他們能惹得起的。

生怕郭然得罪白毅,惹上大麻煩,她急聲對郭然嗬道:

“郭然,你瘋了!怎麼能打白少,還不趕緊向白少道歉!”

郭然神情漠然。

“我拒絕。”

“你說什麼?!”

秦薇一驚,慌忙看著白毅的臉色。

見他臉上已是陰雲密佈,眼中透出瘮人的凶狠。

心下不由愈發擔心。

她急急上前拽著郭然的手臂。

“郭然,我命令你立刻向白少道歉!”

郭然定定看了她一眼,卻是嗤笑一聲,甩開胳膊。

“秦薇,你憑什麼命令我?”

“我們結婚三年,我妹妹都要病死了,你卻從始至終一句關心都冇有,你現在有什麼資格對我指手畫腳?!”

秦薇氣得嬌軀發抖。

“你、你......”

終於,再也忍不住,秦薇一巴掌扇了過去。

啪!

“郭然!你到底要胡鬨到什麼時候!”

“你太讓我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