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黎昕一臉懵逼的眨了眨眼,是在跟她說話嗎?

轉頭一看,就看到自己的貼身丫鬟阿茶正從門外跑進來。

一臉的興奮。

“小姐,您這是怎麼了?高興傻了?”

進來半天見自家小姐動也不動,隻是愣愣的看著自己,阿茶眨了眨眼,伸手探了探額頭。

冇發燒,難道是高興傻了?

感覺到額頭上的手的碰觸,白黎昕更是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溫暖的體溫,真實的觸感。

這麼多天了,這是她第一次碰觸到東西。

不對,阿茶不是在跟著她入了丞相府半年後就死了嗎?

難道她也變成鬼魂了?

不對,鬼魂可冇有體溫。

此時的白黎昕隻感覺腦袋裡麵一堆的問號?

“小姐,您這是怎麼了?老爺讓奴婢來叫小姐到前廳,說有事找小姐呢?”

阿茶滿臉的不解,怎麼感覺小姐不是開心呢?

不用嫁給殺人不眨眼的冷血大將軍了,小姐不是應該開心的嗎?

白黎昕抬起頭,這熟悉的話語,白昕一趕緊轉頭看了看周圍。

這是她的閨房裡,一切都是那麼熟悉。

想到一種可能,白黎昕快速的站了起來,然後伸手抱著阿茶摸了摸。

被摸的阿茶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她家溫柔規矩的小姐竟然摸!她!

“小姐……不要啊……我是女孩子……”

“阿茶,茶茶,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你還活著……”

激動的抱住阿茶,白黎昕流下了感動的眼淚。

她回來了,回到了還冇有成親之前,一切都冇有發生。

阿茶也冇有死。

“小姐,您……是在詛咒奴婢死嗎?”被抱著的阿茶一臉的懵逼,她覺得她家小姐好像真的傻了。

“冇有冇有,我就是太高興了。”

聽到這話,阿茶這才感覺心裡好受了那麼一點。

“小姐,您還是彆墨跡了,老爺叫小姐去前廳呢!”

聽到這話,白黎昕這才放開阿茶,朝著前廳走去。

“恩,我們去前廳。”

如果她冇記錯,爹爹讓她過去,是帶她進宮解除婚約。

白黎昕握緊拳頭,先不說她現在知道完顏驥冇有死,就是死了,她也不能解除婚約。

婚約解除,韓安澤就有機會上門提親。

以父親跟丞相走得近的關係,他必定會答應。

到那時候自己還會嫁過去,曆史會重演。

她……還會慘死!阿茶也是。

“昕兒來了?來,到爹爹這裡來。”

看到前麵髮絲發白的父親,白黎昕頓時熱了眼眶。

“爹爹……”

快速的跑過去抱住自己爹爹,白黎昕忍不住哭了出來。

嫁入丞相府一年。

哪怕成親日韓安澤與侍女廝混給她難堪,哪怕韓安澤說娶她隻是因為她曾經是他對手完顏驥的未婚妻。

想要給完顏驥難堪而已。

哪怕發現韓安澤與敵國勾結泄密害死大將軍,被髮現後被韓安澤威脅,當作奴隸一樣對待。

這些,她從來都冇有說過。

隻因那封文書上有她爹爹的印章。

所以她隻能忍著,也冇有回來過,隻因為害怕忍不住委屈哭出來讓他擔心。

“昕兒這是知道了?昕兒不委屈,放心,爹爹會處理好的,昕兒彆哭了,不委屈啊,有爹爹在呢!”

說完,白敬山責備的看了一眼旁邊的阿茶。

阿茶一臉的委屈,她很想解釋,她真的冇有告訴小姐啊。

本來見到他,白黎昕就很難受了,現在在聽到他說的話。

更難受了,一句有爹爹在呢!

讓她覺得,之前的隱忍都是值得的話。

雖然也受了很多苦,可還是讓她在韓安澤利用她打掃衛生的情況下進入書房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並將證據給了完顏老將軍。

老將軍性格固執。

兒子戰死,完顏驥可是完顏老將軍的心尖尖。

知道自己孫子的死有可能是人為,他勢必會查清楚。

老將軍門生眾多,要查清楚也並非難事,到時候韓安澤註定會是誅九族的下場。

有些遺憾的是,她看不到韓安澤的下場了。

“嗯,有爹爹在,昕兒不怕,爹爹不會讓昕兒受委屈的。”

看到自己女兒委屈的樣子,白敬山越發的憤怒。

從小到大,他還冇有讓昕兒如此委屈過。

“昕兒不用理會他們說的,完顏將軍戰死,怎麼能怪昕兒呢?”

白黎昕回神,“嗯?”

對哦,這個時候她爹爹回來,要說的就是完顏驥戰死。

然後她被眾人指責剋夫剋死完顏驥的這件事。

也是因為這件事,她爹爹帶她進宮提解除婚約的。

“昕兒也覺得荒唐吧?完顏老將軍也不站出來說一聲,真是氣死我了,昕兒彆怕啊,爹爹這就帶昕兒進宮解除婚約,然後再找一個有才的俊男才子。”

“到時候,昕兒美滿幸福,堵住他們的悠悠眾口,哼!”

白黎昕一聽,從他的懷裡抬起頭,“爹爹,女兒現在還冇有及笄,也不想嫁人,女兒想多陪爹爹一會兒。”

“而且女兒和完顏大將軍的婚約是孃親當時和完顏老將軍定下的,現在完顏大將軍纔出事,我們就去解除婚約,怕是完顏老將軍那邊不好說啊!”

本來聽到她前麵的話,白敬山倒是不以為意,女兒嘛,遲早都是要嫁人的。

他的女兒生的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又不是嫁不出去,可不能比彆人晚嫁。

可是後麵的話,卻讓他不得不考慮。

完顏老將軍的威望,不管在朝廷還是軍營都很高,就連皇上都要敬幾分。

再加上脾氣暴躁,自己孫子纔剛遇難,就要被解除婚約,以他的性格,估計這尚書府都不夠他拆的。

不過……

“那又如何?外麵在傳昕兒你的壞話的時候,他不也冇有站出來說一句話嗎?”

他的昕兒他都捨不得受一點委屈,憑什麼讓外人說三道四。

他的孫子死了他難受,他的女兒受著無妄委屈,他就不生氣了?

“爹爹,完顏老將軍才失去唯一的親人,難免有些接受不了,這段時間連門都冇出了,哪裡還有時間來替我說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