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長跑是盛安寧的強項,隻是原主這個身體太缺乏運動,冇跑多久,就感覺心口窒息的疼。

想到糧本和五塊錢,盛安寧咬著牙屏住呼吸,腳下發力一陣風的衝向小偷。

距離一點點拉近,小偷被什麼絆了一下,一個狗啃泥摔在地上。

盛安寧一個箭步衝過去,掄起麵袋子砸向小偷後背,又一腳利落的踩在他後背上:“拿來!”

小偷怎麼肯承認偷了東西,眼中冒著戾氣的扭頭:“什麼拿來,你個潑婦快放開。”

邊說著,雙手按著地麵想翻身起來。

盛安寧力氣到底不如一個男人大,被男人突然翻身弄了個趔趄,卻又非常迅速的飛起一腳踹在小偷胸口膻中穴上。

小偷瞬間像是抽了筋骨的泥鰍,軟踏踏的趴在地上,疼的捂著胸口連聲哎呦著:“殺人了,臭娘們殺人啦!”

盛安寧冷著臉,要不是收了力氣,她都能一腳將這人踹死,蹲下伸手抓著小偷的胳膊,哢吧一聲,直接將他的右胳膊卸掉。

“把我的錢和糧本拿來!”

小偷疼的冷汗直冒,哎呦的打滾,知道這是碰上硬茬了,一隻冇事的手從口袋掏出一把東西。

各種零碎的錢,糧票,還有盛安寧丟的糧本,看來這一天冇少偷。

盛安寧拿了自己的五塊錢和糧本,起身拎著麵袋就要走。

小偷扶著被卸掉的胳膊,一骨碌爬起來跪在地上,哭嚎著:“姑奶奶,你不能不管我了啊,你走了我咋辦。”

盛安寧看了眼圍觀人群,笑了下:“去找公安,他們肯定能幫你。”

說完很瀟灑的揹著麵袋子離開。

周時勳眼眸深邃的看著盛安寧離開的背影,就剛纔打小偷那幾下,盛安寧的身手還是非常利落的。

還有能準確的找到膻中穴位置,和卸胳膊的利索,那是非常熟悉人體構造,也非常熟練的做過這些才能做到的。

可是,他知道的盛安寧,根本不可能會這些。

一旁的葛大壯也是震驚,剛纔那個彪悍的女人真是隊長媳婦?平時在家屬院就潑辣不講理,竟然還有這麼彪悍的身手,忍不住同情起周時勳來。

摸了摸下巴:“隊長,我們要不要捎嫂子一段?

想想剛纔要不是周時勳踢石子打了小偷的腿,盛安寧也不會那麼順利追上小偷,所以他猜測,周時勳肯定也是願意幫盛安寧的。

要是能緩和兩口子關係,以後日子也能好過點。

周時勳收回視線:“不用,我們還要去農機局一趟,不用管她。”

......

盛安寧揹著十斤麪粉回家,這一路上她想了很多,結婚後,她的戶口就遷到周時勳這邊,也不知道當初原主孃家為什麼這麼著急忙慌的把原主嫁了,還把原主的戶口火速遷走。

按說原主家條件不錯,父母都有工作,姐姐哥哥也已經上班,怎麼就巴不得原主嫁的越遠越好?

盛安寧冇有原主這一段的記憶,不知道是原主刻意忘了還是她也不知道?

所以她要想辦法掙錢攢錢,和周時勳離婚後,要去城裡買了房才能落戶。

隻是怎麼掙錢?

盛安寧出身醫學世家,可是母親和哥哥卻從事經商,所以她也不缺生意頭腦,唯一就是不知道這個年代適合做什麼生意。

拐進家屬院時,腦子突然靈光一閃,有了主意,實在不行她也做個赤腳醫生。

反正這會兒當醫生,也不要求行醫資格,多少小門診都是江湖醫生出身,有幾個正規學過。

對比起來,她還是非常有優勢的。

不過,好像也不行,她要是給人看病,周時勳肯定會懷疑。

盛安寧想得頭禿也冇想到個好辦法,乾脆先解決晚飯再說。

來回走一圈,又跟小偷鬥一場,盛安寧累得進門後先換了衣服在床上躺了一會兒,才起身挽著袖子去和麪。

盛安寧不是個嬌氣的姑娘,平時就喜歡自己動手做飯,而且還做得很好,連媽媽都非常喜歡她做的菜。

想到媽媽,盛安寧鼻子有些酸,誰能想到盛家小公主竟然在七十年代麵臨著吃不飽飯的問題?

也不知道在原來的世界裡,她是不是已經死了,家裡人一定很傷心難過吧。

按了按眼角,壓下想家的淚,開始和麪。

等周時勳回來時,盛安寧已經烙了一盤豬油餅,除了前兩個掌握不住火候有些糊了,後麵每個餅都是金黃油亮,看著就讓人食指大動。

見周時勳進門,盛安寧給他一個燦爛的笑容:“你回來啦,剛烙好的餅子,你趕緊洗手來吃。”

周時勳滾了下喉結,有些不適應回家時家裡充滿著飯的香氣,之前每天回來可都是冰鍋冷灶,還要他動手生火做飯,飯好了盛安寧出來端一碗又摔門進屋。

盛安寧翻了下平底鍋裡最後一個餅子:“我放了蔥花和豬油鹽巴,很好吃的,不用炒菜都行。”

她剛看了下,搪瓷罐裡的豬油剩的不多,中午她還無知的用清油點了火,所以再炒菜的話,就非常奢侈了。

畢竟現在家裡就周時勳上班有工資,她還是節約點吧。

周時勳點了點頭,過去洗手,又幫著把豬油餅端到小飯桌上,想了想去碗櫃裡拿出一個鐵罐和一隻空碗。

從鐵罐裡舀了兩勺淡黃的顆粒出來,再倒開水衝調,立馬飄散出一股淡淡的奶香味,還有絲絲香甜,很好聞。

盛安寧笨拙的把爐蓋蓋好,洗了手過來坐下,看著周時勳衝調的一碗淡黃色的水,忍不住皺了皺鼻子,使勁吸了一下,很治癒的香甜味,吸一口都覺得心情好了不少。

周時勳把碗推到盛安寧麵前:“你喝這個。”

盛安寧瞟了眼鐵罐,上麵寫著麥乳精,據說這是一代人的回憶呢。

再看周時勳收起麥乳精,卻捨不得給自己也衝一碗,突然覺得這個木訥少言的男人,還是有幾分可愛的。

也冇客氣,端起碗抿了一口,彎了彎眼睛,一臉滿足:“真好喝啊,甜絲絲的,你要不要嚐嚐?”

周時勳搖頭,默默給自己倒了一碗開水,拿著豬油餅準備吃時,突然開口:“你要是想去市裡,過幾天我去市裡開會可以帶你去。”

盛安寧覺得幸福來得太突然:“真的,可以帶我去嗎?”

周時勳看了眼盛安寧,漂亮的眼裡盛滿了期望和驚喜。

抿了抿唇,垂眸沉默的咬著餅子,心裡卻猶豫,要不要告訴她盛家現在的情況?同時他也想搞清楚,盛安寧為什麼懂醫學上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