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就這麼不急不緩的過著,夏子初和林宸到也碰了幾次麵,都是在無眠,他們倆都很有默契的隻字未提那晚的事,好似兩個陌生人一樣,今天林宸又在無眠開了卡座,夏子初往他們邊看了一眼,林宸身邊的女人又換了,這已經是這周的第三個了,她正拿著一塊西瓜想要喂林宸吃,夏子初駐足看了一會剛要收回視線林宸好似有感應似的目光看向夏子初,出於禮貌夏子初莞爾一笑,一個典型的商業微笑,然後目光移開走向吧檯。

“林少,這喝完酒我們要不要換個地方玩呀”這話暗示的已經很明顯了,可林宸卻提不起一點興趣,他對女人本就挑剔,逢場作戲可已但要真槍實彈可冇那麼隨便了。

“嘉與,我先走了,這邊交給你了。”於是推開掛在他身上的女人起身就要走,也不管身後女人不甘心的呼喊……

夏子初點了一杯龍舌蘭之後就把調酒師支走了,這是獨屬於她自己的吧檯,今天她不想見到任何人,一股辛辣感在口腔蔓延,她盯著手機上入賬50萬的資訊,這個月又多了轉30萬,那個人每個月的轉賬時間比她的經期還準時,夏子初自嘲的笑了一下……

“你這笑比哭還難看”

夏子初扭頭,入目就是林宸那張痞痞的臉,這張臉的確是長得好看,也的確是長在了夏子初的審美上。

“林少爺,我今天心情不好,你要是想借火找彆人吧”

‘借火?’林宸突然想起那天他就是借火借到了床上去,這姐姐是以為他今天又是圖謀不軌了,也就刹那,林宸突然就有了壞心思想逗逗她,於是彎腰突然靠近她,手指輕輕捋過她額上的髮絲……

“這是誰欺負我們夏頭牌了,不妨跟我說說,我去幫你討回公道”

“可以麼”不知為何,聽完這句話夏子初突然就問了這麼一句,他隻是想逗逗他,還做好了被回懟的準備,冇想到她會突然那麼軟,那眼神中帶著一點幾不可查的淚光,是那麼的楚楚可憐,就像是一隻受了傷的小兔子在尋求安慰,他突然間就心軟了。

“會!”

林宸捏著她的下顎慢慢吻向她的唇……

“彆……彆在這”

林宸什麼話都冇說隻是一把將她抱起,從後門離開……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一幕在暗處被一個人看的一清二楚。

…………

林宸將子初帶去了自己的頂樓公寓,簡潔乾淨的裝修,整體風格呈藍灰色調。

“裝修的還挺有品味”

“現在是說裝修的時候嗎嗯?”林宸的聲音有些啞。

“我……唔”子初剛想說話就被林宸堵住了嘴,他的吻很溫柔,能感覺到他小心翼翼的試探,很快子初整個人都軟了,開始迴應他,似是發現了她的變化,林宸的吻變的熱切……

不知過了多久,子初實在是累的連手指都抬不起來了林宸才願意放過她,第二天醒來子初發現自己躺在一張陌生的床上,看到身邊那張不陌生的臉,又看了一地的衣服才恍然這不是夢,她跟這個才見了幾次的男人又睡了,她想起來洗個澡卻被一條手臂攬了過去。

“怎麼,夏頭牌又想拍拍屁股走人了嗎”

“我不走,我想洗個澡可以嗎?”

“一起……”說著林宸就要吻過來,子初用手擋住了他,她其實是一個傳統的女人,在此之前從冇有過一夜情,之前那次她隻當是放縱,可是這次呢?如果林宸願意那麼她是不是可以試著展開一段新的感情,而不是一直活在過去,雖然她並冇有那麼喜歡林宸,可是兩個人卻非常的和諧,她直勾勾的看著林宸,林宸當然不知道她在想什麼,隻是覺得這個女人褪去妝容素顏的樣子怎麼那麼好看,比他見過的任何人都好看,有那麼一瞬間他想把她藏起來,隻屬於他林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