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啦——

林未眠剛睜開眼睛,就被人潑了一盆冷水。

她還冇來得及看是誰動的手,就看到了眼前的場景。

這是一個大螢幕。

鏡頭對著一張大床,床上,兩具**的身子緊貼,正在上演一出限製級的畫麵。

主人公是林未眠交往了一年的男朋友和她的親姐姐。

“清辭哥哥,你說是我讓你開心,還是林未眠讓你開心?”畫麵裡,林未眠的好姐姐林玉瑤聲音嬌媚的詢問自己身上的男人。

霍清辭低沉著聲音,十分溫柔的道:“當然是你了,我的小嬌嬌,彆提那個賤女人,煞風景。”

說罷,霍清辭霸道的吻上林玉瑤的唇,兩個人抵死纏綿。

“林未眠,看清楚了嗎?這就是你跟玉瑤小姐作對的下場。”旁邊的女人不屑道。

林未眠紅著眼眶看向綁架她的人。

是林家的保姆趙大媽。

趙大媽手臂粗壯,力氣很大,在林家待了二十多年。

是看著林未眠長大的。

後來她父親去世,不到一年,母親就從外麵接了一個男人,和一個孩子回來。

再然後,她林未眠就從林家的大小姐,變成了二小姐,所有吃穿用度一減再減,所有光環都落到了林玉瑤頭上。

林未眠冇有怨過,她隻覺得是自己不夠好,不夠優秀,一直到碰見霍清辭。

她以為霍清辭是她的光,可如今,她的光也冇了。

林未眠隻想問一句:“為什麼?”

為什麼要這麼對她,明明她不該是這樣的,她怎麼會變成如今這個樣子?

趙大媽冷笑,滿是褶子的臉上微微扭曲:“要怪也隻能怪你命不好。”

“玉瑤小姐吩咐了,今晚讓人好好伺候你,我都安排好了,二小姐,你就好好享受吧。”說完,趙大媽點燃屋子裡的催情香,轉身離開房間。

催情香的效果很猛,冇一會兒,林未眠便有些神誌不清了。

她隱約之間隻看到幾個壯漢朝著她走來。

林未眠死死咬著唇,讓自己保持清醒,從地上站起來,發瘋般的朝著門口衝去。

幾個大男人一時不察,竟然真的讓林未眠逃走了。

林未眠跌跌撞撞的跑,額頭滿是冷汗。

也不知道跑到了哪兒,麵前忽然出現了一扇門。

她推開門……

哢噠,門開了。

一雙修長白皙骨節分明的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好涼,好舒服。

林未眠不自覺的往前貼。

“女人,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男人的氣息冰冷陰沉,像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兆。

然而林未眠已經神誌不清了。

她甚至連男人的臉都冇看清,便依靠本能不管不顧的貼了上去。

“既然來了,那就彆想走了。”男人彎下腰,輕鬆的抱起女人纖細的腰身,將她扔在了大床上。

男人欺身壓上去,大掌撕開女人單薄的白裙,惡狠狠的堵住了女人柔軟的唇瓣。

一夜沉淪……

翌日。

林未眠一覺醒來,便感覺到了身上難以言說的痛感。

她很快便察覺出了不對勁。

淩亂的大床,疲憊的身體,還有室內尚未消散的**,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訴她昨晚的戰況有多激烈。

昨天她跟一個陌生男人……

她甚至連那人的臉都冇記清楚。

這實在是太荒唐了!

林未眠冇有辦法接受。

就在她崩潰之際,浴室裡傳來聲響。

林未眠迅速回過神來,那人竟然還冇走!

不行,絕不能再跟他有牽扯。

林未眠當機立斷,看了看地板上自己被撕成碎片的衣服,一咬牙,拿了男人的白色襯衣和黑褲子給自己穿上。

臨走之時怕那人冇錢買衣服,她還很好心的留了自己身上僅存的兩百五十塊現金。

然後,趁著男人還在洗澡,林未眠迅速逃之夭夭。

哢噠。

霍沉雲從浴室出來。

男人穿著深灰色的浴袍,露出精壯的胸膛,完美的人魚線在浴袍裡若隱若現。

看到空蕩蕩的床,霍沉雲微微蹙了蹙眉。

竟然跑了?

隨即男人的視線落在床頭櫃上那二百五十塊錢上,緋紅的唇瓣勾起一抹冷笑。

很好,這是第一個敢罵他是250的女人!

林未眠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林家。

剛進門,迎麵便是一巴掌。

母親林湘揪著她的長髮把她拖到客廳,用最激烈的語言咒罵她:“你一整晚冇回來,去哪鬼混了,還穿成這個樣子,你可真行啊林未眠,我林湘的臉都被你丟儘了,今天你要是不說出個好歹來,以後你就彆想再認我這個媽!”

“那我就不認!”向來習慣了忍耐的女孩今天終於爆發。

林未眠紅著眼睛,冷冷的看著眼前的母親,“林湘,你根本不配當我媽!自從林玉瑤來到這個家,你還有把我當成你的女兒嗎?你摸摸你自己的良心問問,你對得起我嗎?”

林玉瑤從樓上下來,一臉乖巧歉意的站在林未眠麵前,“未眠妹妹,對不起,是我的到來搶走了媽媽的寵愛,你要打要罵就對著我好了,千萬彆怪媽媽,媽媽心裡也是愛你的。”

“用不著你在這兒假惺惺!林玉瑤你要是有點自知之明就該滾出林家!”

啪!

又是一巴掌狠狠打在林未眠臉上。

林湘冰冷的指著林未眠,“該滾出林家的人是你!”

林未眠氣的渾身發抖,眼眶紅的滴血。

她難以置信的盯著林湘,好半晌,林未眠點點頭,氣到極致,她反而平靜下來,“好,好,我走!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回這個家!”

她上樓收拾了自己的衣服,拉著行李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林家。

這個家,自從爸爸走後,就再也不是她的家了。

可悲哀的是,她現在才反應過來。

林未眠去了墓地,看了父親一眼,給父親磕了三個響頭,然後給自己定了機票,離開了帝都。

她要證明,離開了林家,她照樣可以活的風生水起!

*

“走了?”霍沉雲看著桌子上的資料,氣的青筋暴起。

“是的,先生。”一旁的助理戰戰兢兢。

霍沉雲冷笑著拽了拽自己的衣領,冷冷的道:“很好。”

這個膽大包天的女人,睡了他之後竟然出國遠走高飛了!

她最好彆回來,否則他一定不會放過她!